香港古仔:太平山街


以為可以鬆一口氣了。

行人道和馬路都增肥了,綠陰大樹頂部冒出好奇的燈柱。這麼那麼的工作室或或茶店或香爐角落,閒坐著捲起衣袖的工人或看來世外的畫廊主人。段段斜斜階梯上流往連體中級公寓,下流到吹花牽媚的又一圈又一區。

我身在這裡,名叫太平山街。

由甚麼都沾到心上的一位朋友引領我來,然後伴著一切都無塵於心的另一位朋友慢步離開。
在香港短留了兩周之中感覺最身不在香港的兩個奇幻天。

斜梯旁邊小店的女子出來吃煙,穿一身黑,會是這城周刊注釋為時代型人之類,幾個舊友好名字隨著她煙如流雲裊裊升起。朋友領我進這店內瞧,內有修髮角落,二手名牌衣物皮包正待人接物。黑衣女子名字叫安,聊起來很隨和,跟外貌有著這城裡流行的不連貫,令人累嗎這?瘦削一身她告訴我也有兩個仔,都大個了。

朋友伴我從太平山街一直步下山,咖啡館明明無人的九時半早上,友善的員工以友善的口吻請我將小豆車移開一些。我感覺著這城市的僵硬,感覺著這城市的不真心。太陽溫柔,自從下機之後我無比冷靜,好像竭力在阻止自己別再為這城市開心,別再為這城市傷感。

步過了整條荷理活道我都沒再碰見舊時上班的大廈,反而跟涼茶舖再遇。舊時的老闆幾個月前英年早逝,是我某天在面書無意亂按到他處碰著了一堆驚人的字:一路好走、永別、懷念… 或許我是深心被打擊著,當遇到消息說永遠再不能真正遇到的人。

字能留下,於是我寫。

在原本的煩囂我鄉找著了原本的他鄉清寧,兩個城市於我原來已經對掉了原來的身份。

當我人在太平山街感受著這城的難得太平,我腳踏不實,我心想得牢。香港不會再與我有關了。

2 thoughts on “香港古仔:太平山街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