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龍古仔: 秀竹園道


還是讓我看見了,以為一如以往的小區小街,還是添了一層城市容不下的惆悵。

我們在斜斜的秀竹園道上等車,那是臨走那天的下午時份。晴朗天下屋村大樓前,女人們接孩子放學回家,然後或許再落街市買條蒸魚,買斤菜心,買磚豆腐。

迎著小巴駛來的方向,一輛、兩輛,客滿了。截的士吧我們又老又嫩,我轉頭跟我娘說。就那一刻,見到彎位行人道上怎個堆滿了,一座、一座、再一座的,壓縮成一團的,甚麼來的?

那啊,天天下午這個時份,阿婆們便齊集好,待貨車來收紙囉。我娘說。

那一團團紙皮與紙盒與紙報紙遠遠的形成一道顏色和諧的大型立體雕塑。

或疊疊轉彎抹角肩摩穀擊的豪宅外型。

秀竹園道夾在麗園樓跟翠園樓之間,馬路算寬,兩旁有些樹,小斜玻上鋪了綠色的大網,想是保護新植的樹苗。下午時份站在巴士站等待往樂富地鐵站的巡環線,會有幽靜感覺。

沿著斜路直往下走會到達黃大仙廟,以及黃大仙地鐵站。這段路我走過也有幾千遍,一天裡的不同時刻,半生𥚃的不同階段。從前睡過了頭趕上學,會抄小路會走馬路。這一回推著大豆車,和方芳從地鐵站反方向步回我娘家,那天很熱,十二月份十多度氣温於我們仨直如最怡人的夏天。

沿途依然是那陣混著汽車、廟香、鳥語、近處的電話獨白或粗口、遠處的鑽地或鑽牆聲,就是那陣籠罩著整個香港而永遠滅不掉的一種背景聲。這聲,瑞典是沒有的,下雪的今天外面可以是萬籟無聲的,耳朵便低音作答:勻勻勻勻。

每幾年聽一回這種背景聲,會有一個微笑從心𥚃升起來,假如同時將一顆雞蛋仔送進口裡,那個微笑便禁不住在嘴邊陰陰。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