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是上帝牽著我的手


走訪哥本哈根插畫家 Anna Jacobina Jacobsen

文、圖:周游

DSC_0143

Copenhagen: Vesterbro

拐彎走進小街之前,我給對面一列大廈吸引得停下腳步。左面那幢外牆上的巨型立體裝置,顏色和風格呼吸著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簡單美態。寬闊馬路另一邊的大樓是Bauhaus 現代主義的對稱式建築,正中高高掛著一個大圓時鐘。十月末的哥本哈根天氣很冷,於這個陽光普照的周六早上,掩不著Vesterbro 區的美麗和親切氣氛。

沿著沒人小街慢行已感覺悠閒,樓上是北歐式住宅房子,行人道邊泊滿單車,許多都係著一個藤籃子。樓下都是小店,巴黎咖啡館、花店、印刷店、小酒吧、理髮店。還有幾家小巧的工作室,在窗前陳列了各式各樣的作品。

bobnoon_fire
Bob Noon 就是其中一間,卻是最引人注目的一家。玻璃大窗上畫滿了白線插畫,另一扇玻璃窗掛滿了一張張畫作卡片,門前放著一張橙色的長木椅,還未進去已經感受到那股美妙動力。

十分鐘之後,長長金髮的Anna Jacobina Jacobsen告訴我,她和Bob Noon Studio&Shop 的四位插畫傢伙伴決定從城內另一區搬過來Vesterbro,也是喜歡這邊環境多元化。縱然位處不在市中心,喜歡他們作品的人自然會找上門。

之後的六十多分鐘,這位迷人的丹麥插畫家跟我道著她的過去現在和將來。 Bob Noon店面擺設著五位插畫家的作品,有小賀卡也也有鑲在畫框的畫作,五個不同的繪畫風格出奇地和諧相襯。高挑的Jakobina 蹲在地上提起一個又一個畫框,告訴我作品裡面的故事。店面內室是工作室,她倚在大窗旁自己的畫桌邊跟我聊,溫柔的語調在高高的樓底下迴盪著。

DSC_0251

“Some times I have the feeling of being God, just in a mini-version.
It comes on the days where a man with a huge nose, small hands and rosy cheeks flows out of my pencil. Walking in front of him is a cat with a tiara on its’ head. They didn’t exist a moment ago, and I wonder where they came from. It is good to wonder.” Anna Jacobina Jacobsen.

「有些時候我感覺自己是上帝,只是一個迷你版本。
就這樣,一個大鼻子男人從我的鉛筆流了出來,他雙手很小,臉頰泛著紅粉。前面還有一頭戴了后冠的貓。一刻之前他們都不存在,我猜想著他們是從哪裡來的?而猜想,總是好的。 」

DSC_0272

MW: Modern Weekly
JJ: Anna Jacobina Jacobsen

工作室 Studio

MW: Bob Noon 是如何誕生的? 說說一個平常在Bob Noon 的日子。

JJ: 我們五個都是設計學院的同學,大家出於興趣和一個團結的需要,於是成立Bob Noon。其實我們身處於一個困難的行業,聯結一起互相幫助便強壯許多。有時Bob Noon 的日子是頗為凌亂的,我們的作品現在丹麥、瑞典和挪威出售,接了訂單便包裝好再寄出去。有了Bob Noon 之後,各人的生活中也添多了許多行政細節。我們輪流在店內工作,也嘗試每周安排三天用來安靜地繪畫工作。這里地方不大,但是大家都盡力組織和運用空間。

背景 Background

DSC_0211

MW: Jacobina 你是如何當起插畫家來的?

JJ: 起初我想當畫家的,之後我發覺每天要發明全世界的話,實在是一件很沉重的事,也很孤獨。在畫框之內,一切都可能,那就等於沒有落錨點,沒有任何可以握著、靠著的東西。

這令我非常意識著我在做的每一件事。我希望做得充滿意義,於是投考了丹麥設計學院,要成為一位插畫家。因為插畫家只是負責處理其他人的想法,而不是來源。我自己性格較靜,這令我工作起來感覺容易一些,也省了要解釋一番。反而當我做自己的創作時,就盡量不處於腦袋裡,而讓潛意識做馬達。

MW: 丹麥本土之外,你曾經在丹麥、紐約和里斯本進修過,不同學院的學習給了你什麼體驗?

JJ: 我的學習給我機會想清楚,並找尋一個方法去面對我要成為藝術家的夢想。紐約很多姿多彩,令我有時難以集中進修。在里斯本上的學校很特別,要乘巴士過了河,走到一個像老農場的地方。有時只得我一個人在畫畫,老師​​有時一周只來一回。

繪畫 Drawing

DSC_0224

MW: 你在網頁上寫覺得自己如一個迷你版本的上帝,是否覺得你的繪畫是天賜的?

JJ: 我想很多人在創作一些新事物的時候也有同樣的經驗,一種以前從沒有過的東西。作畫時我會用同理心,有時會跟筆下的角色墮入愛河,就好像他們都是活生生的,我把生命吹進了他們之內,就如一種魔法的創造。

MW: 你怎樣形容自己的風格?

JJ: 我運用混合媒體說故事,喜歡把注意力傾注在細節裡面。

MW: 每次準備一幅新畫作的過程是怎樣的?完成一幅插畫通常要多少時間?

JJ: 我嘗試不去想太多,而是順應著第一個出現的意念。不會先有整幅圖畫,可能是很想畫一頭狐狸,就用鉛筆從狐狸的一個細節上開始畫。這樣子便看不到整個畫面,我就能夠時刻察覺著。我又愛聽電台的談話節目,那幫助我的腦筋不去想。通常完成一幅插畫由三小時到兩天不等。

MW: 你的靈感來自哪裡?

JJ: 觀看別人的作品,最好的時候是看過一樣作品之後,讓它成為催化劑,觸發我自己的意念。

拼貼 Collage

DSC_0311

MW: 你的拼貼作品裡有一位紅發馬尾女生出現多次,她是誰?性情是怎樣的?

JJ: 我作品裡面的女孩子和女人,大抵都是我自己和我兩個女兒的化身,有時如孖辮女孩Pippi 皮皮成長的故事。紅色頭髮的來源我也不清楚,只是覺得顏色看來很對頭。

MW: 你做拼貼作品的物料是從哪裡蒐集的?

JJ: 是我到處找來的紙張和在網上看到的圖畫。我做拼貼用很長時間,間中都動手剪剪貼貼,現在大多數用電腦程式做。

DSC_0172

MW: 我見你作品中的人物雙眼都是大小不一樣的?

JJ: 也不知為何,就是喜歡這樣子,作畫時也總是先從一隻眼睛開筆,或許是perspective內在角度的問題。

娃娃像 Dolls

DSC_0215

MW: 你創造的娃娃像都有一對大大的、煙迷一樣的眼睛,我覺得有點嚇人的感覺,但是同時也很捧。

JJ: 那是在丹麥設計學院的畢業習作,我在追求一種做插畫的全新方式。於是畫了許多圖、做了背景、拍了許多照片、再掃瞄入電腦內砌呀砌,永不完結的樣子。不過我很享受創造娃娃像出現多次,幻想著每一個的性情,令他們變得活生生的嶄新感覺如像生孩子。

兒童故事書 Story Books

cover_lille lort

MW: 你最近完成有關頑皮小男孩Henry 的故事Lille Lort 插畫得到很好的評價,跟我們分享一下!

JJ: 我很享受那項工作,作者Tina Bestle Sakura 筆下的故事美極了,引發到我很多靈感。於我來說,替兒童故事書作插畫是一項規模大的工作,幾乎就像生產孩子一樣。我跟書中的角色緊密地生活了幾個月,他們都變成我的家人了,後來向出版社交出完成的畫作時感到很難。其實我覺得兒童故事書是很重要的,丹麥有許多水準高的童話作家和插畫家。

藝術家 Artist

DSC_0204

“I am a fantastic illustrator and successful and I make a lot of money.”

MW: 作為一位藝術家,你對於必須跟商業客戶的妥協有何看法?在商業作品之中,你是如何平衡你個人的藝術表現?

JJ: 要妥協是可以很困難的,有時候我必須替自己和作品之間製造一個距離才能達成妥協。不過我是永遠不會提交我認為醜陋的東西。接了商業插畫的工作時,我都盡量不表現過於黑色。沉鬱的黑色感覺不會給我帶給任何工作機會。然後就要視乎客戶的要求需要創造幾多開心。有些時候我如一個工匠多於一個畫師,我兩者都喜歡,所以也不成問題。

MW: 你最喜歡哪一類型的商業工作?

JJ: 應該是替兒童故事作插畫,我熱愛跟作者合作,兩個或一組人合力為一件工作貢獻的感覺很捧。當你在過程中把最好的表現出來,那是一件很美滿的事,成果也可以令人驚喜無比,我非常享受同心一起創作。

MW: 你想通過你的作品達到什麼目標?

JJ: 我時刻都在學習中,有時候在畫著一幅畫當兒,我會想像下一張畫作要怎樣做。這裡面擁有美好的能量,以致我的作品永不會停止。我希望能創造出一些不同凡響的東西,一些能觸動別人,甚至可能令某些人發生一點改變。

DSC_0260

MW: 在哥本哈根當一位藝術家的生活怎樣?

JJ: 要賺得足夠的錢很難,許多藝術家同時都有另一樣工作維持生計,那是很不容易的,你一定要好想好想投入這種生活才行。我用了許多年才來到今天的位置,我的創作是我的唯一收入。不用做旁邊的額外工作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大的舒解。

MW: 哥本哈根是否提供到足夠的機會,給藝術家們推展自己的作品、以及跟其他人合作交流?

JJ: 這方面實在很缺乏。政府機關對私人開設自己的小型商業公司方面沒有實質的支持,藝術家也沒有工會幫助我們爭取權利。

前望 Plans

DSC_0182

MV: 你現時手上正忙著什麼?

JJ: 這陣子都忙著準備一項大規模的工作,那是一本故事書的插畫跟一個配合的展覽,我在創造娃娃像和舞台置景。構思是這樣的:將會有五個不同的盒子展示五個場景,參觀者可以透過盒子上的小孔或者窗戶觀看盒內的風景。我會運用部份的場景來替故事書創作平面插畫。那是一個孤獨老人遇見一位天使的動人故事,大部份的背景都發生在冰島一個小鎮的鐘樓裡面。老人Lucas 的眼睛透露著孤獨,他失去了生命的力量,有一天遇見天使Maria ,慢慢才重拾動力。我仍在手造娃娃像的階段,其餘的依然在我的腦海裡。

DSC_0249

“In my studio birds grow out of the mind” – Jacobina.

MW: 可否跟我們分享你的夢想?

JJ: 我現在的生活很滿足,有家庭有兩個女兒,她們帶給我很多好的能量,每天來Bob Noon 工作我都是很快樂的。我想替更多書做插畫,或者嘗試做電子書也很有趣。也渴望能接到規模更大的工作,有足夠的時間和金錢讓我去探索、去創造。我夢想跟更多有見地的人合作,一同創作出令我自己和其他人都感動的作品。

MW: 怎樣才算是感動的作品?

JJ: 就是令自己、令人覺得世界彷彿大了一點,生命彷彿不只如此的感覺。能跟他人一同觸動,對我來說很重要。

DSC_0282

/ 刊登於12月1日出版的中國周末畫報第728期

Anna Jacobina Jacobsen 個人網頁
Boon Noon 網頁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