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傷風故事


起初是悠悠,大家吃飯時就忽現然對著空氣大大力的噴嚏了幾下。

哎呀,我心裡叫了一句。

幾天之後便輪到小豆,平生第一次患上奇怪的瑞典型傷風,徵狀逐一出現。先是眼屎疊疊,把豆豆的長睫毛黏著一團。晚上睡不好,早上心情壞。一個大噴嚏,兩條小胖青蟲立即墜往嘴裡,嗚嗚哇哇,麻煩媽媽正想用小毛巾伸手抹,不肯,轉臉,小蟲蟲便從左面珠爬過紅紅鼻子,划到右面珠上,嗚嗚哇哇。

然後在夜裡咳著咳著,每輪豆咳一開始,我便在夢裡直坐起來,湊近輕撫小豆頭頂那一撮莫名其妙份外茂盛的、柔滑如絲的頭髮。幸好只是兩個夜晚,白天的她也不再累極要睡,再能在廚房我腳下轉呀轉。

小病小豆特別要黏著媽媽,將她抱起來望窗外飛過的大鳥、路過的汽車、還有她最著迷的大貨車,便會伸出小胖短食指說:DDäääää!告訴媽媽:「那裡!大貨車!」雀躍地把整張臉湊過來親親媽媽,一邊把小小青蟲轉送給我。

哎呀,我心裡叫一句。

不停喝熱薑茶,下檸檬片薄荷葉和蜜糖,不能倒下的媽媽從沒有一次病榻到要趟下來。第二天起來向方芳說早晨時,那個早字走了音,方芳張開了口,指著裡面,雙手在搖,說不出半粒音。

幸好沒有發熱或疲累,放學回來沙沙聲告訴我:「豆豆昨天成個爬在我身上,整張臉就這樣正面湊過來貼著我的鼻子上!」

沒了大聲也就省了喊:「悠悠下來吃完飯再讀啦!」
我問:「靜啊對不?」他微笑點頭,應該是覺得寧靜晚餐真不錯。

現在又是黑斗斗的黃昏,小豆小睡著,悠悠在煎班戟作小點,明天學校去溜冰她好興奮,也要學方芳帶備小暖壺到時飲熱可可。沙發上的他已經睡了大半天,傷風怪菌把爸爸也打倒了。

今早報載瑞典現正有三種感冒菌同時爆發,祖父也感染了,還說在我們之前住的小鎮,足足有一半學童都病了。

我還好,要歸功於體內的香港猛菌罷。就趁這個空檔,記下我們一家五口本年度第一回的傷風故事。如無意外,陸續有來。

呀,報載另一段重要新聞,預測本周末便是真正的冬天,氣溫會降至零下,還會下雪,方芳悠悠聽到後興奮到跳起來。

哎呀,我心裡叫一句。

2 thoughts on “第一回傷風故事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