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快樂又一年


我猜是社交網絡的效應,把一桌佳餚美酒點擊拍個照即時張貼上網,彷彿已經成為大眾的食指習慣。大夥參與慶祝的良朋親友,無論身在在餐館、會所、私房菜、燒烤場、卡拉OK貴賓房、或者住家豪宅的地點簽到打卡,整場慶生聚餐都給嘉賓們集體現場轉播。一道菜式以多種角度兼不同的app效果,在電子世界裡重現其色香味,更不忘註腳一兩句評述其墮落真實味蕾上的感覺。

如是者明明是私人生日會,都彷彿披上了偽娛樂版式的報導氣氛。連文字也順應網上速食速度,「慶祝生日」被斬為「慶生」,也才趕得上慶完生之後的下場宵夜罷。

看來「生日周」依然是香港年輕人的熱衷活動,大家都擁有多個朋友族群:同學也分大中小學三圍,還有新舊同事、網絡新知舊雨、各款工餘課餘興趣小組圈圈,或許囊括再見亦是朋友的舊愛幾位。於是,生日飯吃足一整個星期的大有人在。

在社交網絡觀賞人家的生日圖備有兩個邊際功能,一是望梅止渴,尤其對我這樣的海外香港人而言。假如你在英法美等地已算幸福,唐人街起碼是真確佔據當地一整條街道或以上。那麼的話,你應該不太能體會我人在北歐大城,只能到那些亭台樓閣式的中國餐館,吃典型的騙洋人酸甜汁的落寞感覺。於是一有機會給香港的親朋被分享生日美食,我絕對樂意把大家的圖文並茂逐盤逐碟細看。

另一個瀏覽別人生日圖的潛藏效果,是美食以外的配套。甚麼樣的喜宴地點、甚麼格調的生日蛋糕、甚麼款式的新季時裝、都給明眼人看在眼裡了。由街坊連鎖快餐生日會、到設計酒店的高茶套餐、再踏出小島連人帶家傭遨遊他國幾天。那個spectrum 之廣闊,大抵是香港人的特色,做得辛苦當然要享受個夠本。

定力少一點的話,看著看著人家的甜美生活,是有機會變成酸葡萄的。今時今日的手機,應該是許多人的枕邊物了,臨睡前食指動到麻醉邊緣,卻沒有讓自己的味覺獲得絲毫滿足,反而成就了是夜潛藏惡夢的材料。

想一想,上一年生日,你慶祝的是甚麼?慶祝快樂又一歲、慶祝有相愛的人、慶祝生活不賴。慶祝一切繼續如願,同時希望一切繼續如願。說到底人人都在追求平安、健康的人生,許下生日願望,不單是為著自己一個人,更希望身邊的家人、愛人、朋友,都能過著好日子。再擴大一些,希望自己生活的環境、社會都安安穩穩。最好就是,世界和平。

以前在香港工作生活,每年的生日周也是排得密密,天天吃到滿滿的。現在回想,究竟往外頭餐廳品嚐過多少餐上好食物?最深刻印象的一餐是甚麼?在記憶裡搜羅著,浮上來的是這樣的一個畫面:小時候在我們家裡,一家人圍著大圓枱準備吃晚飯,媽媽把一隻巨大的切雞脾夾到我碗裡來。我急不及待,立即用雙手大快朵頤。

移民瑞典之後,遇上的其中一項文化大差異,正正就是生日慶祝。北國人的習俗跟香港人剛好相反,壽星仔女想慶祝生日,都會自行周章在家裡舉行生日宴,邀請家人朋友來。四、五十歲的壯年人都會準備一桌自家巧手美食,配備啤酒紅酒、甜品咖啡蛋糕大肆慶祝。來賓就算是家人和相熟朋友,個個都通常「著到去飲」一樣,帶備生日禮物。我參加過老人家慶祝六、七十歲的聚餐,都是在家中舉行,自助餐食物就會從餐廳訂好送來,事後的洗碟和清潔大工程依然要自己來。

我起初覺得很是奇怪,多年來習慣了享受連續多餐免費生日飯,現在一切要自己打點兼掏腰包請客,怎麼樣的道理來?我問丈夫,他也說是民族習慣,北歐人軸心家庭不如中國人般關係緊密,不會每周相約飲茶。反而是趁慶祝生日和時節才見面相聚,那就顯得更珍貴。大家坐下來說說近況、談談天氣和新聞,舉杯一碰互相道賀的當兒,同時珍惜每一次的共聚時光。於是,食物反而是其次了。

/ 刊登於香港ELLE雜誌十一月號Opinion欄目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