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玩黨不再愛玩了


這個夏天,丹妮再沒天天來找方芳方芳玩耍了,她跟愛倫去了郊外的騎馬學校。暑假之後,我們小區的圖書館再開,我讓方芳自己騎單車過去。獨自在大樹連連的單車路上乘著微風,獨自在圖書館裡慢慢找小說、魔法、編織、布娃娃的書本看,連同自小便喜歡的小熊Bamse漫畫,每次回來,單車座後面都綁緊著滿滿的一大疊。

開學之後,丹妮和愛倫在小息時只站著聊,悶啊方芳說,沙拉也時時鬧別忸,說媽媽爸爸要分開了。「我會溜開去跳繩,或跑上森林。」方芳告訴我。「這個學期我們的玩玩黨都不再愛玩了。」語氣中可沒有半點失望。

其實九、十歲的女孩到底還少嗎?愛達她呢我問。
「我有時小息和愛達在公園裡談呀談,發明好多魔術,她幾乎看完所有哈里波特的書了。」我提議。「你們可以放學後一同去大圖書館啊!」方芳沒有什麼即時反應,愈大個女,她人愈如爸爸冷靜。換了是悠悠,脾氣都如我掛在臉上,會立刻表現好興奮。

就這樣說好了,周五早餐時方芳自己做了三文治,放在學校外出活動時帶備的小紅餐盒裡。小紅盒上面貼了五粒閃亮貼紙SOFIA ,是我們在香港買的。又拿了一包果汁一個蘋果,收到背包裡面。我們平時外出散步或到城裡,都是這樣帶備小點的。

「你不想在圖書館的小咖啡角買肉桂包碼?」我問。
「 沒關係,我可以坐在那裡吃自己的三文治。」我著實有點意外,或者是媽媽建立的習慣已經給她習慣到心裡去了。
我還是把二十塊錢給她帶著,到底第一次跟同學上街去:「 或者再買一包凍巧克力,好味道啊!」
「記得三時前離開圖書館,要去上鋼琴課呀。」

四時進家門的方芳,背包塞得漲漲都是書,我接過來,完全不輕,「 好玩嗎?」
「好啊,不過我到了電車站,一班車剛開了,就要等,鋼琴課就遲到了,Annika就讓我多留一會練習。」
「真好啊,喔,你借了那麼多書不重嗎?可以打電話給我來接你嘛。」
「少少重,也OK。」媽媽到底還是最關心身體狀況。
「肚餓女嗎?要再吃包包嗎?還是想先休息一下?」

脫下鞋子,她已經急不及待,窩在沙發裡看書、看書、看書。

我沒有再著她先去沐浴甚麼的,在享受閱讀的寧靜和滿足的人,切勿騷擾。

8 thoughts on “玩玩黨不再愛玩了

  1. >> 我沒有再著她先去沐浴甚麼的,在享受閱讀的寧靜和滿足的人,是不可騷擾的。

    good reflection for me…

    1. 我自己最討厭在私人沉醉當兒給人騷擾,所以不會叫看書中的方芳或砌緊打野的悠悠暫停。食少餐飯唔會死的,是我老公的貼士。

  2. books can be such great friends🙂 and glad FF find some great companions, apart from others from school and in the neighborhood!🙂

    1. 我小時也是這般模樣的,初中狂刨衛斯理,媽媽摧了多回也不肯放下書去吃飯。現在換了角色,我就明白死摧都無用。

    1. 以前我覺得朋友是很重要的,近年不再這樣想了。能遇上過相知過,結局是細水長流定過眼雲煙,都不再要緊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