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爪魚上的女兒


八月頭暑假末,方芳和爸爸驅車去了中部山林五天,參觀了瑞典最古老的石礦場和退休了的蒸汽火車頭。那是我落力鼓勵的旅程,總不能整個夏天也在維修屋子的。只父女兩個人伴著上路,攜手砌出一段最美麗的童年珍寶。

某年冬天,五歲的方芳曾跟著媽媽到斯德哥爾摩工作和遊玩,到現在間中仍會提起那些奇怪的椅子、皇宮裡的大大廳、自然博物館外跌在雪地上的那一交。

我和悠悠豆豆在家,也總不能天天就這獃在家裡的。於是看準天氣預測,選定一天進城裡的遊樂場,又朝玩到晚,一共八小時。

這北歐著名的遊樂場,有全世界最大型的全木製過山車。之前兩姊妹只去過一回,因為爸媽委實不喜歡,或許是太貴,或許是太機動,或許是太多人。說到底其實沒去真正體諒過孩子天生愛玩愛新鮮的心理。方芳向來說話不多,心裡是知道的。悠悠就間中會帶著羨慕的語氣說:「珊娜和曉高說放假去了Liseberg,玩了最新的轉轉飛機,說好好玩。」我總沒大反應,有時會說:「我覺得不如買一些模型或者手工材料不就更好玩。」

那天我推著小豆車,讓悠悠拿著地圖,自行選擇想玩的機動遊戲。排隊輪候的時候,我們在圍欄外等。在碰碰車小飛機咖啡杯搖搖船彈彈跳等等開心揮手時,我和小豆也跟她揮手。

悠悠發現自己身高剛過標準,也說想玩小型過山車。我瞧瞧,小型得來也得高高低低快速繞兩大圈,看著看著,擔心的反而是媽媽,問了幾次:「行嗎?行嗎?很快很高的啊…」其實是在問我自己。

直到其他的適齡遊戲都玩過了,不能再逃避了,就叮囑她:「還是坐在後排罷。」排了半小時隊,見悠悠身旁坐了一位爸爸,也就安心了些許。立在圍欄外邊的媽媽雙眼,努力地緊隨高速滑行過山車上自己的七歲女兒,見她略帶緊張又掩不住興奮的表情,心裡只是想:「怎麼還未完的呀?」

膽壯了,抬頭見那像八爪魚的空中鞦韆,越飛越高,也就不能錯過了。我唯有再次吩咐著:「要坐內圈的座位啊!」一進場見她跑去坐下來上好安全鎖,噢怎麼位子內好像有許多空隙的,悠悠會不會滑下來甚麼的?

原來是真的,那句陳腔。無論孩子多大,媽媽膽心永在。抬著頭目睹空中八爪魚的爪越圈越大、吊著的個個鞦韆越飛越高。悠悠你在哪?

「在上面搖著很害怕嗎?」你終於彈彈跳著回來我身邊了。
「少少。」廣東話發音仍是SH的,那表示一切正常了。阿彌陀佛。

4 thoughts on “八爪魚上的女兒

  1. 世上有多少父母能想到 / 做到分開與個別子女去歷奇?深入想想,這安排確實意義非凡。您們真棒!

  2. 昨天我們去香港公園。

    我看著細佬,B負責帶他們去玩長長的滑梯。孜是膽小鬼。回來我問她,她也是這麼答我。

    我摟了一下她,當讚美。

    她再補充,就是…少少啫。然後就一溜煙和小夥伴跑去水機找水喝。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