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在耳邊的風


每天晚飯的時候,我其實已經很累。初夏時份,小豆比較早睡,媽媽奶給她吃得空空了,肚子每每餓得很,於是總是說話不多,集中吃飯一邊聽著大家的對話。

最近的晚飯桌上都充滿問號,方芳問甚麼是ironisk,「就是說著一套,但是真正意思卻是相反的。」爸爸解釋著。方芳側著頭,似懂非懂的。

我好奇:「你在哪兒見到這個字的呀芳?」

「剛才看mummi 電影裡有說到的。」芬蘭的經典漫畫姆明,不是明明給孩子看的嗎?

悠悠問為何她的毛公仔不可以一同吃飯,「因為他們是毛公仔。」說著說著,媽媽也自覺真沒創意。「但是他們也肚裡啊!」悠悠堅持起來,總是理直氣壯的。

「這樣吧,讓他們坐在椅子上看著好了。」我又讓步了,只是不想她繼續只說話不吃飯。

有一晩談起將來大個女想當甚麼,悠悠立即說:「第一是馬戲團裏表演體操,雙手抓著繩子和木條,搖到高高、頭兒向下那些。第二是當作家,我已經寫了八本書,多過媽媽,你只寫了一本。」我翻眼,七歲說的倒是真確。

「你呢芳?」我轉頭問一直靜靜的方芳,她聳聳肩道:「你們覺得呢?」

「這個,你喜歡的就成。」我輕輕說著,心裡牽動了一下,我是否在不知不覺間令九歲方芳不再小孩子,說話會生怕媽媽的反應?

爸爸顯然不覺得什麼,也只是說:「最重要的是幹著你自己喜歡的事。」

「不如當個手工老師,你那麼喜歡做手工!」我開玩笑道,方芳的圓圓鼻頭作勢嗡起來,表示不喜歡。

媽媽知道,你外表和性格一致溫純,卻其實很有自己的想法,總會選擇用自己的方法靜靜地做事。我的嘮叨只適用於相較大枝大葉的悠悠,於你等於吹在耳邊的風。

那天散步回來,我從小嬰車抱起小豆入屋,你在後面說:「我可以把車子抬入去。」

「要把車位拆下來,很重的啊。」我說。

「我可以試一下。」

未幾你已經把嬰車座位拆了下來、抬上了樓梯、進了門口。不銹鋼的車轆架子也搬到門外停泊好了。

九歳的方芳,我感覺到藏在你身體裡面的那個成人,越來越近了。很快連嗡起鼻頭的一張可人兒臉,都會遠去了。

5 thoughts on “吹在耳邊的風

  1. 其實方芳的反應可能是心理長成的一個階段,通過socialisation愈來愈注意到要考慮其他人的感受。加上她性格和悠悠不同。未必關你事的,無需樣樣事攬上身認罪/認頭。我相信你們給她們的自由度和鼓勵都已經算是很多的了。

  2. 唔舍得孩子長大,是現代媽媽的奇怪又予盾的想法。上一代的我們,父母準是說 :快些出身,幫吓屋企手。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