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條


今日
暑假第一天總是興奮的,方芳悠悠比上學日子更雀躍地起牀。六時半在看姆明卡通,豆豆一齊看,動也不動的,定在猜想這頭雪白白的東東是什麼。現在九時許第一個小睡環節,聽到屋頂咯咯在響,再卡擦一聲發發遠飛,原來是大鳥來道早安。
昨晚吃了今年的第一餐夏季新鮮馬鈴薯,十二塊一公斤,體積比豆豆拳頭還要小,啖啖清鮮。今兒就再買,做盤大沙律,同下西蘭花切開成小樹株株、摘幾片窗前小盤basilika「巴士黎㗎」, 中文叫羅勒罷。

六月七日
放。暑。假。了。今天結業禮,全校孩子在草地公園唱歌迎接夏天,方芳和悠悠的裙子,也越來越大尺碼了。媽媽的頂級繁忙期也展開了,要醒醒目目度好每一天吃和玩的,直到八月二十開學日。熱切期待熱刺天,那我們就去有草的沙灘上野餐,並在浸入清涼海水之前大吸一口氣。豆豆的肥腳趾,將會人生首回嘗海洋的奇妙包圍。

五月二十八日
左鄰在剪草,右里在修花,我們四個女人在草地上野餐,阿豆的口水淚在我的三文治上,小小的飛蠅衝落悠悠的果汁裏游泳,方芳的鼻血滴在蘋果邊。靜嬰嬰的野餐圖直與咱們無關。明天開始氣溫下降是明天的事,當阿豆瞪著媽媽髮上多了的奇怪紅頭帶,並開始輕輕皺眉,我便笑著問她:係咪好靚呢?

五月二十六日
焗三文魚、自家薯蓉、白汁、煮青豆、烚白露筍、蕃茄沙律、麥包、清水。你呢?
周六下午六時、二十五度。晚餐後剪草。剪草後喝茶吃蜜瓜。天黑後寫字。
朋友說我沒上回見面的滋油,我說要想定三天以後的事。但是每天我也有把臉湊在紫色和白色的花束間。但是每天和大豆換尿片時我也有唱歌。

五月二十一日
先煮定晚餐抑或煲粥仔給豆豆好?先洗好這堆冬天地毯好定係收衫摺衫好?先趕好稿抑或寫博文抖啖氣好?先剪草定除野花拔根好?先飲多杯奶茶定有益薑茶好?先攤下來小休定趁豆剛睡著立即開工好?先開乜工好?先影印三個自己先好唔好?我好幸運有好多人要照顧好多野做好多野煮。我好開心今日夏天一樣可以著涼鞋。我好幸福可以用iPad呻!死未!

五月二十日
四時許日便上,端的是初夏清晨三種鳥鳴,不回睡了,難得有亞熱帶空氣中之溫熱。起來在短袖上披件薄,看窗外除了蘋果樹原來紅李子樹頂也綴了白艷小花,隔年結的果今年一定會大顆甜蜜汁潤。園角還有株啤梨樹,下掌心大的果,有時趕不及撿,會有客來過之嚐痕,那可能是雨後肥壯蝸牛、森林小鼠、或是那隻夜來花客野兔。蘋果可以煮汁做蓉焗枇燉熱湯、紅李子我試過做醬並不受小嘴歡迎,啤梨也吃不完。去年這城的發電廠開始收私人花園的季後果,酵後生化氣成能量,也是不浪費之好法。

One thought on “便條

  1. 靜嬰嬰,滋油, 都係生活元素!

    我成日講,我地要 “live life” 就係咁既意思啦!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