鴨舌帽


大好天,已經是連續第四天。二十七度的下午,我們從圖書館步行去電車站,天上只有一種顏色。

我很少架太陽鏡或帽的,難得全身能夠盡情張揚,給熱暖的空氣呵得皮膚敷上一層無形外衣,把維他命E與初夏的精神爽利好好地累積並待用。

方芳頭上的鴨舌帽,是從前同屋往夏威夷潛水後送我的。她穿了背心仍是熱得眼睛也矇起來,自己掃着手臂輕輕的說著好熱。我伸手把鴨舌拉下一些,讓她雙眼躲在影下,那就好一點。

悠悠一手扶著大豆車柄,紅紅鼻尖上滿是小小汗珠,一邊行一邊要我搖電話找剛才中文課的陳老師,說她把鴨舌帽忘了在課室。藍底白色大牙肥狗圖案的,也是我好久以前在外頭亂跑時帶回家的。或許是加州的遊樂園,或許是東京的公仔園,都記不起來了。那些。曾經。朋友。

我沒依悠悠,只說回到家才找陳老師。今天的夏光有點面善,風的吹拂度剛好,如果空氣中有了䶢味,就生是西貢碼頭的黃昏了。

學校今早去了城裡的大公園看海獅,探肥豬和山羊,幾個小時下來,悠悠的大眼睛下面多了一抹倦,勞騷便盛滿不在的鴨舌帽裡。我最怕人囉唆,自己女兒天生說話多,有時感覺跡近精神虐待之外,也總得接受這到底是她真性子。會叫人不耐煩,在輕靜的姐姐身旁,也自然會叫人比較。有時我會說今天還未抱你啊悠悠,你便會立即放下手裡的石頭樹枝畫紙毛公仔電筒什麼的,走上來回到我的懷裡。

我自己累的時候也變得難相處,你不過是像媽媽。看來在大大的太陽下,只得我一個心情愉快。我看了看小小太陽傘下的大豆,赤著腳、半倚著看風景,一隻小肥厚腳還擱在手欄上,許有爽意。我再看悠悠夏風涼不下的尖尖臉,心裡不忍,便提議:「不如往前面的超級市場買點凍的吃!」

一踏入室內,竟然有微微的冷氣。方芳輕輕的說:「好舒服啊。」悠悠在雪糕櫃前,再一次立不定主意。我著她挑個多汁冰棒,她還是瞄瞄方芳,便取了跟她一樣的。豆豆定睛看著我們三個手裡的顏色,小嘴也不自覺地張開了一半,口水,在滴。

回家路上有雪條在口,悠悠說不了話,我心裡半歎著:終於。後來電話裡陳老師告訴我:「悠悠做了好多朵紙花,說要送給你。她呀做手工真快手。」鴨舌帽下周中文課去取回便是了。餐桌上現在多了一束彩色鬱金香,放在大玻璃杯裡。「不用水又可以天天看啊。」悠悠笑著告訴媽媽。

One thought on “鴨舌帽

  1. 剛看到這句,想與您分享:「您不能整平整片大地,但穿上鞋,就能避免粗糙而令人不適的表面。」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