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生活。綠在其中。


瑞典的國旗你或許在IKEA見過了,那是天藍色底上面一個蛋黃色十字的。我一直覺得,假如這旗幟改為草綠色底配上泥紅色十字的話,一定會更鮮明,更有代表性。

瑞典壓根兒是綠色的。下雪不多的冬天,森林的參天松柏蔭綠依然,公園草地也保持著沉靜的綠。綠色,從沒離開過,直是瑞典人的真性情。

或許是被清新氧氣無限包圍的關係,瑞典人很懂得和大自然相處。「你對我好,我對你好」之道理,拿捏準確發揮為一條不成文規定,稱為「allemansrätten」公民權。就是說全國的森林範圍,甚至私人擁有的綠色土地,國民均可自由行,唯一要遵守的是敬請尊重大自然,愛護動植物,不損壞、不留垃圾、不製造噪音騷擾大自然或他人。

如今春天的野花開滿山,有一種小白花叫vitsippa,五塊小花瓣簇擁著黃色小蕊,綠色葉子末端開著叉。此刻我枱頭便有一只玻璃瓶,插滿小花,是女兒放學回家途上摘的。

這小花標誌著春盛的陽光,所以人人都愛採摘,而且大量野生,採也採不完。我們以前住在鄉村,屋外的山玻披滿一層雪白的花,女兒坐在其中一邊摘一邊唱著歌,那畫面我常常都想起。


(圖源:互聯網)

反而這小花的藍色版本較罕有,我只在書本見過。學校教小朋友要留下blåsippa 自由在原野生長,跟落在城市裡公共草地上的野生鬱金香、復活節黃色水仙花一樣,大家都愛欣賞,不採摘。自發性地愛護大自然,於是年復年,美麗的野花都再生得更燦爛。

瑞典人熱心保護環境,擅長研發一切與節省能源的科技和工業,對於垃圾的細密分類和嚴謹處理,令我印象尤深。二女兒以前上的幼稚園以「可持續發展」為教學及活動主題,成群四、五歲的小個兒,每人提著一袋幼稚園的垃圾,冬天的時候跟著老師散步到區內的垃圾分類收集站,把紙盒、報紙、塑膠、玻璃、金屬及舊電芯,分別逐樣放入巨大的收集箱裡。

暑假前的開放日,幼稚園展覽了小孩們的手工作品,其中一幅拼貼畫,上面有齊樽蓋、汽水罐蓋掩、雪條棒、枯樹枝、紙巾膠袋,都是孩子在附近街道上撿回來的。

我們家廚房也有四個垃圾箱,紙、膠和金屬載滿了便開車到收集站分類棄置,廚餘一小桶我隔天倒入花園一角的分解大膠箱裡。夏天自會長出許多幼蟲,把水果皮、雞骨、蛋殼、吃淨的麵包、飯後的渣滓慢慢吃掉,最後形成的營養泥土凝聚在分解箱底部,取出來就用作我們自家種植小花圃的肥料。

關於垃圾,前幾天看報讀到瑞典人每年平均添購十五公斤新衣服,同時丟棄八公斤舊衣。原來真大量,我想。然而我們這一家肯定不入流,除非必要買新的內衣襪子,孩子大部份的衣服、冬天的多功能大衣、甚至鞋子,總讓我在二手店裡找到合適的尺碼。人棄我取,況且大部份都沒穿沒爛,孩子每天長大一點點,每季添新衣也實在不化算。而我到底女人一個,每每待至最後減價,便趁機為自己買新鞋,滿足一下久違了的購物慾。

瑞典的二手衣服文化算是久遠,人們對於穿著陌生人的故衣並沒芥蒂。全國其中一家最大規模的連鎖二手店Myrorna,一百多年前由兩位修女為濟貧在斯德哥爾摩創立。發展到今天如成為人們的時裝轉口站,你捐我買樂此不疲。更自家推出remake 時裝系列,設計師把人們捐贈的舊衣服加減乘除,變為獨有的只此一件再推出上架,還如大品牌般每季舉行時裝秀。Myrorna 等二手店最吸引瑞典的年青人自搭風格,花點時間在店裡淘雙七十年代的皮靴與外衣,經已比隨波逐流、跟貼大型連鎖店的快餐時裝有型有趣得多。何況大部份二手店的收益長期都作慈善之用,購買一件二手衣服的意義已超越純粹消費了。

/ 刊登於香港ELLE雜誌六月號Opinion欄目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