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條


今日:

四時許日便上,端的是初夏清晨三種鳥鳴,不回睡了,難得有亞熱帶空氣中之溫熱。起來在短袖上披件薄,看窗外除了蘋果樹原來紅李子樹頂也綴了白艷小花,隔年結的果今年一定會大顆甜蜜汁潤。

園角還有株啤梨樹,下掌心大的果,有時趕不及撿,會有客來過之嚐痕,那可能是雨後肥壯蝸牛、森林小鼠、或是那隻夜來花客野兔。

蘋果可以煮汁做蓉焗枇燉熱湯、紅李子我試過做醬並不受小嘴歡迎,啤梨也吃不完。去年這城的發電廠開始收私人花園的季後果,酵後生化氣成能量,也是不浪費之好法。

* * * * * * *

我很喜歡瑞典插畫家Jesper Waldersten 的作品,奇奇怪怪的,有時挺無聊的像這幅:

“Kreativ i onödan: Min hund kissade just en familj med ett ensambarn.”
瑞典文翻譯:「無謂的創意:在下的狗尿出了一家三口。」

/圖文源自面書

* * * * * * *

五月十五日:

蘋果樹開花了,一株紅,一株粉紅,五月之春色,這個時候最嫩綠,最如嬰兒初之香,最令人覺得單是走著路有你伴著已經很好。親愛的朋友,別擔心未發生的,別猜度未來的。別跟遙遠的比較,別向不會明白的人解釋。看,太陽又出來了。

* * * * * * *

五月十一日:

十時了,天色才暗下來。要吃的吃過了,要睡的睡得穩了。玄米茶有稀淡之味,原杏仁具齒頰留香之效。六字大明咒選單調的,不誦唱的,便把心的聲音聚神起來,再跟你道,這個周六晚上的寧和。

這裡留動得快,看的寫的都再沒有留低的力量,分的享的都比春的雲更浮、下的雨更碎。然而十指仍黏著這一個個框框,彷彿將從體內竄來竄去的感與情一注傾瀉,然後一身輕,然後便會在睡覺的時候,做一個在秋葉之間飛翔的夢。

One thought on “便條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