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繩末也磨得爛開了的結


今天很難得,很不習慣,整天只有我和豆豆在家。方芳悠悠跟爸爸,現正在祖母的家過復活節,已經是第四個晚上了。

明知小豆會睡不好,始終是陌生的空氣,所以我昨天才出發,只吃過復活午餐,便和小豆乘火車先回家。小嬰全身吸收了大半天的新鮮,「刺激過度」的結果,眼耳口鼻都明明累死了,依然揮個停不了。連今日白天的小睡時段也沒能回復,睜著眼仍在把昨天經歷的人聲與面孔、祖父家的窗簾、火車經過的森林… 逐些逐些消化著,帶進夢鄉去。

我好奇,夢裡的小豆會見到媽媽嗎?夢裡的大豆自己會說話了嗎?試過白天睡得正沉,卻忽然嚎哭起來,我便趨前輕輕撫著她的鼓鼓臉,在耳邊細細告訴她:媽媽在,發夢罷了。

要先說媽媽在,小嬰才會安心。才四個月大的她,或許根本分不清夢境不夢境。只要媽媽在,一切才對頭。

我的存在從未如此實在、如此重要,第三回經歷的當兒,感覺仍然澎湃,有這麼的一個人如此需要自己,魂牽夢縈。

我自己的夢經常都是人頭湧湧的,許多舊友、許多說話、許多事情在發生。好些我自以為經已畫上了句號的人,縱然在夢裡跟我回到從前,那種冷漠氣氛卻濃,每每令夢裡的我不快樂。為甚麼要我再次感受?為何要挑在最深的熟睡中,這等未完的俗世事才浮屍上來?

奇怪的另一端是食物,一個不斷出現我夢中的主題,卻總是很準時的,每每在我剛想大快朵頤那一刻便醒來,掃興到極。看來是現實中的我,抑壓著很深的餓。至於真正餓的是甚麼,自己大概是知道的。

飛行的夢你聽說過,我竟有幸試過一次,超爽!那是幾年前的事,我在城市的摩天大廈之間張開雙臂,穿梭飛翔,順風順暢,心情是泰然的。那象徵著甚麼?我衝越了甚麼?我嚮往著甚麼?

收藏了一本英文解夢書,連同好一堆星座書,曾經有一段時間,都在黃昏我的西貢小室橙色的牆內翻呀翻。好想替一些情節解畫,好想替自己解困。

現在的困都很日常,都盡力以靜心鎮下去,於是都沒穿沒爛,好人一個繼續顧著身邊的四個。

最近文明魚的編輯給我傳了一冊新書《夢要告訴你的隱密世界》,我讀到考試的章節,記起自己夢裡常常臨急抱佛腳,或漏答了試題,甚至完全不懂得答。在夢中戰兢著,無力又無助。

讀著人家的夢境,對照自己夢裡的眉目,讓我思著前,思著一些繩末也磨得爛開了的結。然後就無謂再想著後,直把結扔到海底,讓它沉下去。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