瑣瑣碎碎


三月二十九日晚上十時四十五分。

或許是寫字工作剛完成了,或許是屋裡的四個摯愛都熟睡了,或許是昨天方芳九歲生日了。獨坐這兒,月半老窗外風不動一滴,樹影黝黑,亮的只有零星街燈。

我其實很累,腦中的清單總停不下來:自己跳出肉身在俯瞰屋子裡的瑣瑣碎碎,總有未完的事、未吸的塵、未做的飯。

為何悠悠的四條牛仔褲都在膝蓋處開了大洞?為何方芳的桌面時刻滿佈著針線布碎毛線球?為何地牢放滿完事一半的大小木鐵鋼物體?

連做夢也在勞勞的。本來想說勞碌,但明明是瑣碎事罷了,手板眼見工夫來的,怎生動用腦袋。夢裡的環境總是大堆頭,很多人、很多聲音、很多事情在發生。我,總是幹不著、趕不上。錯漏了考試的題目、交不了上司下令的功課、忘記了溫習明天的數學… 在夢裡好可怕、擔心、失望,在現實這一刻想起來,也不安。

是無需弗洛伊德都解得通罷。是瑣瑣碎碎加起來不知不覺的無形卻大重。

我其實是有答案的:

悠悠天性好動,需要大量肢體動作排遣六歲體內的更大量躁動。天天在學校狂奔完,和方芳步行十五分鐘回家,再在附近踏單車玩耍爬樹跳繩捉迷藏。牛仔褲自然也承受了不少撕磨。

方芳也好動,然而始終九歲大個女了,對看漫畫看書做手工的興趣更濃,幾乎隔天便將自己的手作公仔、衣服小袋等給我們看。每次我都稱奇,那天份肯定不是來自媽媽。

一家之主昨天在家工作了兩小時之後,一見太陽便換上超人制服,把整個露台門和框拆下來。「維修」這兩個字可大可小,瑞典人他太熱愛自家作業,勞動一身才感舒暢云云。豈料弄到一半,風起雲湧雨已來,我立即受命出去收拾所有電器,來回俯拾捲電線搬木板抬高凳大釘小尺。

瑣瑣碎碎我喜歡你,因為這名為真實生活,忘得沒空好好看護自己。幾小時前準備做飯,打開雪櫃發現昨天方芳生日我們喝不完的一瓶復活節汽水漏了,有人沒將瓶蓋扭好,馬鈴薯和洋蔥沾了顏色,龍眼包裝上盛著一小渦… 過份的媽媽第一時間大聲問:誰喝過?一邊將半個雪櫃翻轉抹呀抹,豆豆在外面開始半哭要睡了,我開始情緒繃緊,手裡動作好急快。

偏偏這一刻想起在面書看見友人們的外遊照,有姐姐在旁照顧小朋友的。友人們,妳們不用抹雪櫃罷?瑣瑣碎碎為何你這麼癡纏重複紛擾悶人?

我趕快沖淨復活汽水的餘波,抱起豆豆餵奶時終於得坐下來,才想起大概是昨天自己又趕忙收拾時忘了把瓶蓋扭妥。然後他下班回來了,多謝主呀我心裡想,為著每天這段時間都是忙死的。

然後他上來,坐在我身邊,輕輕掃著豆豆的無髮頭,聽著我一口氣說著汽水要復活的事、以及下午散步時悠悠由頭到尾都在說話的事。到最後我才記得問:你的頭痛好了些嗎?

應該是給悠悠傳染傷風了,又。不如我先弄好晚餐?你說。

我便輕輕掃著豆豆的無髮頭,感到心神安位了。

10 thoughts on “瑣瑣碎碎

  1. 想處理好所有事情,是否也是一種「貪」呢?或許,相較適當衣著、整齊書桌、或井井有條的家居,一個笑容滿面、輕鬆自在的媽媽、情人、朋友更能為大家帶來快樂,是嗎?
    送您一個故事。話說一間寺院因年代久遠,所以要進行大修,但在工程還剩一半時,「雨安居」年度閉關便已臨近,小和尚很焦急,便問大和尚:「工程還未完成,但閉關期間不能動工,怎辦?」大和尚笑道:「不用急,已完成。」小和尚不明白:「不是還剩一半嗎?」大和尚悠悠說道:「完成的一半不是已完成了嗎?」

    1. ” 想處理好所有事情,是否也是一種「貪」呢?”
      我最近開始懷疑自己可能有強迫症,對於秩序。
      感激你的故事,自從你告知,我幾乎天天都在想著它。

  2. 周游, 你做得對呀, 有什麼鬱悶, 就寫寫寫…(如果你有時間), 現在我都有寫, 練下文筆之餘, 就是想心中不快情緒, 隨文字中溜走. 當回頭一望, 所謂的大事只不過又是小事一則?!

    在LOUSYMAMA文中看到, 當方芳回答 “和家人在一起”, 我感動了…她只有9歲女女(如你所言),這大智慧在我朋友的孩子中是沒有的,小時候的我也沒有, 又可能多數都生活在香港,禮物玩意只有玩具IPAD IPHONE….我不是反對科技, 而是你孩子從你和博士身上看到的學到的.

    未認識你的博士前, 我心中的北歐人是冷漠的, 自己顧自己…但是, 從你的文字口中心中的博士, 又是另一人, 他先關心你, 孩子, 身邊的人, 自己的問題也不外如是. 而我想, 生活在日短夜長的國度裡, 每天零下二十度, 我又怎能預期他們發出如馬來西亞人的熱情呢? 再想, 如我下午4:00後便要困在屋子裡, 身上的綿衣厚厚, 又可以如博士般 “熱情” 嗎?

    你儘力了, 人的力量很小呀!

    再想, 從你的博客, 我也有探防其他媽媽的. 但是當中幾位無言地消失, 心想, 不是有什麼問題吧? 但是又想, 他們有他們的原因, 我又何需多疑.

    可能你生活忙, 將來也有告別博客的一日, 我 (們) 應尊重. 不過, 你要講一聲呀!

    都是那句, add oil !!!!

    =)

    1. 方芳生日,沒提過想要生日會,我就也沒問。
      但我在想:假如是因為她知道媽媽不喜歡…
      你看我,寫下了還未夠,看來要切腦…

      博士的那種熱情,是以長期的默默耕耘來表達,何況他不太怕冷。最近我們常常說:一個人的性格,好大部份確是天生的,是改不了的。所以一切帶著潛藏想改變對方意向的討論,不論是夫妻朋友同事政客,其實都是o徙氣的。

      媽媽博客也是註定短命的,孩子越大便不再上鏡不願上鏡,童年的樂趣在慢慢消逝,最不想面對卻時刻在見證的,一定是媽媽。選擇摺埋,彷如替孩子揭曉真實生活。方芳也九歲了,我也在嘗試用其他的方式,繼續媽媽的一己私慾…

    2. >> ….. 我也有探訪其他媽媽(或爸爸?)的. 但是當中幾位無言地消失….

      Ppl might have moved on to other priorities/interests in life, but often we come back to see old friends, like what I am doing here !!!

      Hi Eva🙂

  3. 有段時間。我也給自己一條打結的鏈。為甚麼物未歸原位,為甚麼亞女總有情緒,為甚麼家務事放不下,夜裡八點便累得不成形,心累更多的是。

    昨晚放了個小假。坐小巴轉地鐵去油麻地電影中心。好多年沒看過夜場,像少年般興奮。油麻地的地產鋪也多呀,好大隻字,1000呢3百萬,戲看完,油麻地宵夜人的樣子多快樂,那也是我城。

    生活和自己都是立體吧,開場前我在書店打書釘,有段話席慕蓉寫給蔣勳(還是調轉,別管,反正見到馬上就想到你),抄下來,想著今天要貼在這:

    「我們在匆忙與擠迫的生活煩亂中,何曾夢想,生命可以這樣寬裕無盡,好像江河行走於大地,好像日月分擔著四時,那樣自在,郤又只是安分,那樣華美,郤又不過是簡樸,那樣自信而尊敬,郤原來不過是平凡與謙卑…」

  4. 這篇很有共鳴:)
    女主人家總不其然會把雙眼牢盯死在那些煩瑣的家事上,明知那是自己跟自己過不去,視線卻總移不開。想著想至厭煩時,便不其然會對無辜小子惡然相向。及後立即又再想起,我弄妥頭家為著想讓他們快樂,怎麼我又本末倒置起來?為免內疚製造另一個惡性循環,我跟自己講那是人之常情,只得提醒自己不能隨意再犯。
    至於要用姐姐、出外遊,我們看到的是果,背後亦有很大付出,你跟我都只是選上省著力氣直接解決好過。
    放下真是夠讓人修一生功夫的課題呀!

    1. 你這個性子和我一模樣,又要罵又要內疚,真是精神分裂啊。
      送你一句歌詞:
      There is a crack, a crack in everything
      That’s how the light gets in
      – By Leonard Cohe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