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時候不是你想施布便有機會讓你去做


周六跟我二貓妹在面書的對話 :

我:昨天下午有隻小貓闖了入我們家,應該是小孩子來的,有頸環但爛了少許,芳悠大喜,媽媽一見即命令將貓抬出屋外,可以在外面跟她玩,但萬不准入屋。悠悠一直渴求養小貓,爸爸也愛貓,方芳也對小動物很好。鄰居都不知道貓是誰家的,看來不是住在這裡,我猜是走失了。

這兩天芳悠都在花園跟小貓玩,又給牛奶她喝。小貓多次在門外叫,明顯也喜歡兩小鬼。我們今早去散步,她跟著很久。回程時居然仍在同一處待著,一見兩姊妹便走過來在腳邊叫。小貓沒回去我們那區,應該是認不得路,也不懂回家。

我在想:是否真要放下自私,讓芳悠收養她?你知我對貓沒大感覺,也明知所有照顧的細節終歸落在我身上,實在抗拒。要這麼強硬我又覺得自己可惡,但是明知不可為而為的事,我要先好好面對自己。

唉呀我又同時得自己太橫蠻。

二貓妹:首先,小貓明顯是一頭迷路不懂回家,我覺得無論如何也應幫他一把,就如一迷途小童拍你家門喊喊,你會如何?現在室外日夜溫度如何?

我:她好像已經長守我家四圍了,但夜晚又沒來喊門,博士說那就代表有家回,只是白天給家人放了出來玩。這裡的貓都是這般的,我們小區裡有很多頭,在各家花園穿插。芳悠說她昨午便給鄰家的大肥出抓呼。
昨天超好,13度。今天陰冷,5、6度罷…

二貓妹:如肯定貓兒有家當然最好不過,但要肯定才好。如夜晚只得五六度就算無家也會找遮蔽的地方窩著吧。至於養不養貓,我想也應該以民主方式處理吧。今晚Amy才說芳也快九歲了,很快十六歲抱着bb回家叫老媽幫手湊!

我:哈哈啋!民主不用選我已知是三比一。對,先找出她有家可歸沒有才再看罷。

二貓妹:養貓其實簡單不過,尤其非名種貓,芳悠都大個女,煎蛋洗碗乜都會,我想如果真養一頭貓,她們定必爭住照顧她!

我:你是貓ee, 當然支持。我連多餘的枱櫈都想掉,新加的都是精神擔子。
一係你死我亡,等我養頭尋回犬,冬天自殺式溜狗去!
我剛才瞄出去,小貓伏在悠悠脾上讓她慢慢掃毛…

二貓妹:也不是因為貓貓ee身份嘞,我是有碗話碗,貓確易養;狗你咪諗,仲要大,除非你想多個貼身膏藥如bb。
多麼溫馨多麼有緣的畫面!

我:我不過up吓,待她們大個女哂我便會養。哇你出絕字「緣」中哂我要害!

二貓妹萬物皆空呀,精乜鬼嘢神擔子!
你忘記了我是一位死纏難打的推銷員嗎?

我:仍未參透,太多生活瑣碎要花時間同精神。

二貓妹:不過這招我冇用在幸福家庭上,應付不同客戶有不同招數。

我:我一早話你不嬲都係架啦,所以先敢死報告,以為過得貓人論點便會過得自己。

二貓妹:不如咁,一方面搵出貓咪是否有家可歸之時,另一方面在花園一角放置一個可保暖的窩;那既不務犯你不准入屋規矩,又可讓萬一是走失的小貓有個暫時溫飽之所。

我:好現實的論點:貓糧貓藥睇獸醫此類日常業務由誰來?我囉咪又係!
那就是隔住堵牆養喇!
一定要偵查吓小貓來源先。
好日唔上香港雅虎,一上就見這邪聞:少女養寵物-蟲蛀骨變癱:

【明報專訊】湖北一名21歲女子下肢被寄生蟲侵蝕,多處骨頭被噬空致癱瘓。她患病多年找不到病因,南方醫科大學骨科醫生近日終於找出致病元兇,原來是她幼年時透過家裏的寵物染上包蟲病 …

二貓妹:貓糧不太貴了吧,睇醫生就是要洗錢的,要看那種貓囉,一般都是臨老才多病,你睇亞米幾健康,唔似亞肥佢地。

我:我還是趁大豆午睡出去剪些枯草先,嗱我就是這樣,說過唔理得咁多,結果還是死死地氣睇唔過眼,到頭來累兼玩死自己。

二貓妹:另提議是屬臨時性質啊!佛學老師教:許多時候不是你想施布便有機會讓你去做,而有機會施布是等同有機會積累功德。

我:已經好死忙,有時間最想寫多兩隻字,也不易。(同時在上面那句按Like)

二貓妹:就趁機出去接觸一吓小貓,睇吓她似流浪否?

我:好了,大豆喊媽了又…

二貓妹:大陸的野信一成就夠了。那忙你的。

我:我再報告!

* * * * * * * * * * * * * * *

我今早報告:貓兒周日整天沒出現,希望她回家了。

結論:證明我是個無聊也想很多的人。也證明我二貓妹才應該是大家姐。

5 thoughts on “許多時候不是你想施布便有機會讓你去做

  1. 我明白. 4個多月前, 我便領養了2隻貓貓, 是2兄弟.

    領養前, 我都考慮了很久很久, 因為養兒育女是一生一世的事. 他們不是寵物, 是家庭一份子. 他們必定帶來歡樂, 同時, 他們是有生命個體, 有病, 有情勢, 這方面也要注意!

    所以我明白你的憂慮, 亦希望FFYY都明白這道理 =)

  2. 許多時候不是你想施布便有機會讓你去做

    真的.

    貓兒有回來嗎?

    你的故事叫我想起英國朋友的故事.朋友小時候,也有一貓兒老逗他家門前.朋友媽媽討厭貓,不許牠進屋.貓兒守候兩星期,最後貓兒伴媽媽一段很長的日子.到一天,朋友也長大成人,搬出去了.媽媽及後生病入院,貓也安靜離去.

    朋友為南華早報寫稿,有一回要訪問一個animal psychic. 朋友說他沒pets. animal psychic說不對.朋友才想起那兒時的貓. animal psychic說: 你媽是個white witch.貓兒找了她良久.

    是什麼與否,是bs與否.人和孩子,人和動物的因緣,似乎不簡單.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