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嬰毋


以為在萬籟俱靜的夜半擁着吃奶的豆豆,便會有黑漆中的精靈捎來源源奇念,把存在的密碼、點撇捺的意義,像方芳悠悠收到的聖誕禮物一樣般大小軟硬俱備。

卻原來宇宙派出夜的光芒,都從無限頻道一一聚焦到一點,我懐中的一粒豆。

她在出盡力貼緊食物和熱暖的發源地,右手五指捏作一團粉紅帶杏白的說話,妳是我媽媽。妳是我媽媽。左手五指既輕如無骨又堅穩如結婚指環般扣著我的食指,定時再握一緊緊,打著只有我懂的暗語:妳是我媽媽。妳是我媽媽。

我在半睡半醒中半麻半醉,毋寧決定,身體自行縮成一片綿綿的、粉紅帶杏白的原始形態,心和眼口和耳變成熱可可杯面浮游的棉花糖。每分鐘擴大到無限,人在無限中無比的安定、安全,包裹著、同時被包裹著。

小嬰母便如斯渡過了天和夜、平安的節曰、年末的開始。

彷彿幸福已經由最北轉載到最小的人兒身上,吾女小豆。

6 thoughts on “小嬰毋

  1. 恭喜恭喜﹗因為去年到過Stockholm and Gotland,所以留意到你的網誌﹗知道你剛於聖誕前誕下女兒,十分替你高興﹗祝一家人在新的一年身體健康,幸福快樂 ^0^

  2. 小人兒驅體雖如豆小,她引發吸收的愛卻如黑洞容量無限大,造物主的安排實在奧妙又神奇。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