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第六天


凌晨時份,天空靜悄悄下了第一場雪,不多不少,剛好把初冬的純白羽絨氈子輕輕柔柔地蓋在我城。

出門的時候是早上八時了,天空還沒亮,公路上車水馬龍,平白的一個周二早晨。

經過城中的遊樂場,聖誕燈飾從一夥最大的星星延伸下來,將世外的佳音灑在現值漆黑的北地,讓十二月的人們有一個期待的目標、聚首的理由、歡欣的心與情。

我在車裡看著天色暗藍之間浮現後面的白,心情有點緊張,於輕微的陣痛之間在想:下雪了,今天下午天會特別亮之時,我和你便相見了。

不遲不早,豆豆是媽媽肚裡的一條小卷蟲,九個多月來安寧恬適地聽著我的心跳,與心聲。知道貪吃媽媽想和朋友打完邊爐、吃過點心和聖誕餐,知道麻煩媽媽著她別在刮大風的那幾天來,知道媽媽在待產的最後階段開始緊張與累,於是,於是,不遲不早,豆豆就在預產正日來到我們跟前、中間、四周、全部。

爸爸挑了城邊另一家較小規模的醫院,走廊的靜,帶著透明的美麗。有一股新生命的香氣從每一個房間飄出來,每一個在走廊出現的人,新媽媽、新爸爸、護士、醫生、一個又一個透明小床裡的新生命,都以一種半飄的步伐在慢行。

沒人高聲說話,甚至沒人說話。所有的、微細的、柔弱而酥軟的聲音,都來自透明小床裡、房間半掩的門後,那些令世界停頓的一個個小小嬰。

如果天堂的走廊是這樣的話。

豆豆和媽媽,終於相互凝視了。我不知經過了原來又一小時、又一小時。爸爸來探望,帶了早報,指著一則新聞,假如我們去了東區大醫院,就會碰上無由來發生的產房部毆打事件。

甚麼文字和新聞和輪流進來問好的護士面孔我都看不清了,豆豆伏在我胸前,五隻微手指抓著我的大食指,緊緊的本能,我們生來便會抓緊關愛的人。

熟睡中的小嬰,我的第三個女兒,才不過五十厘米長、八磅半重,已然將媽媽的所有天線通通折回只投向她。母親和骨肉的那條灰灰韌帶,從爸爸剪斷的一刻起,以一種無形但最實在的牽連,相依一生。

31 thoughts on “十二月第六天

  1. 今天才記得要多謝大家,可見我和豆豆沈醉愛河至不知時日過… 想告訴你,我們很好,她會在夢鄉中忽然咪咪嘴笑:)

  2. 願冬日誕生的小豆豆如艷陽,陪你走過以後每個寒冬,祝你一家在最北繼續幸福滿滿;)

  3. 豆豆如雪天上來?

    我有時痴想,老時有仨女婿,都別說不架勢 : )

    頭幾個月現在我想來仍有些少後怕,並不是小人兒的問題,是生活難以安排好。

    願你們,寧靜安好暖洋洋!

  4. 豆豆笑著,把玩著手指仔,知道在12月的第6天,在一個預計的日子誕生,在風雪都稍停的日子出世。在爸爸媽媽兩位姐姐,和一班陌生卻熟悉幸福北國一家五口的友人們的祝福下, 要健康快樂成長! 

  5. 我們雖素未媒面,卻緊張豆豆何時面世!終於等到了,好可愛呀,恭喜!
    來自温哥華的祝福!祝一家五口幸福滿瀉聖誕!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