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默手作



– 兩性相處是Stenmark的標題之一,以粗黑筆框畫也是其招牌風格。

靈感
常聽設計師口中的靈感,都來自音樂呀、電影呀、旅程呀,最惱人的答案一定是:生活。
日常生活充滿多個「要做」:老闆要你做的、社會要你做的、社群壓力要你做的。哪會有真空間掏出創作靈感呢?

Jan Stenmark
瑞典最富黑色幽默的漫畫家如是說:「哪裡會有不請自來的靈感,都是工作再工作掏出來的。」

云云創作漫畫要幾多有幾多,畫風內容對象如恆河沙數。瑞典最暢銷的小報叫Aftonbladet,大報賣十多塊錢它仍售八元的日子,我曾天天在樓下小店買, 每每也給文化版那一個框框漫畫帶來哈哈一笑。


– 瑞典著名漫畫家Jan Stenmark的黑色幽默別樹一家,常探討死亡和性的課題。

Jan Stenmark 是瑞典著名漫畫家,現已年過六十了,幾十年來一直以其獨特的剪、貼、塗風格,配合冷峻、幽默的文字,吸引萬千讀者包括我。他的畫作都是選自四十到六十年代,老舊報章和家居雜誌裡面的新聞或廣告照片;有時以粗黑筆將圖片人物的線條描清,有時在上面加注神來一兩筆,便創造出獨樹一幟的Stenmark trademark。

話說他的兄長熱愛收廠古董年代的舊刊物,有一回Jan造訪,在哥哥的藏品中掏出一疊五十年代瑞典家居雜誌Allt i Hemmet,這長壽雜誌到今天仍然堅挺。看着那些穿高跟鞋、髮髻梳得靚靚的瑞典主婦在用名牌Electrolux 吸塵機的廣告照,好令Jan着迷。他看到了那豐厚年代的奇幻,那精雕細啄的美藝當中好有荒謬的潛質。是為開始。


– 凶手、受害者、以及受害者的受害者。

漫畫家說自己好原始,像小孩子在雜誌裡找尋對口胃的照片、背景和人物。有時先有字,腦裡想着一句抵死話,便開始找圖。他不會把影像特意放大,於是總花上時間找尋尺寸適合的人頭、道具、山水等。「那是好事來的,」他說,因為在搜索的過程中,又會碰到有趣的圖片。

他家裡的書架滿載各式書刊,電器使用手冊、國家地理雜誌、旅行社目錄等等。一旦做出自己稱心滿意之作,Jan Stenmark便自覺如Ray Davies 或John Lennon,原來漫畫家是Kinks 和披頭四粉絲。


– 最愛用五十年代的舊廣告照片做拼貼。

題材
其手作工夫固然架勢,然而Jan Stenmark真正的主菜還推那短而精的文字。大量的死亡、兩性相處和性題材,以赤裸、殘暴甚至接近病態式的幽默,將生活和生命的理想畫面巔覆着,一條黑色的尾巴經常在他筆下的框框裡挑動着,漫畫家說就如像六十年代的英倫搖滾,也如當年非常前衛的Monty Python。

讀者定認為此人一定長期幽鬱,然而他說內裡也不無喜劇感的。由自身經歷出發,或喜或愁,抽絲剝繭之後便成新。


-「她還以為他正在彈跳中。」

「其實我做的不是插圖,不是漫畫,既不是文學,也不是藝術。我的範圍就是甚麼也不是,這樣我覺得很好。」Jan Stenmark 說的。是的,沒有框框的人,方成器。

* 全文刊登在香港FLASH On Weekly 周刊第46期
* All images from the intern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