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米和安娜


湯米和安娜,曾經一如你身邊的好多個朋友、同事、地鐵裡疲憊的靈魂。

有一天,湯米在時代廣場的電梯上,努力把眼前的虛華淹沒在耳機送上的音樂,卻未能睜眼佯作看不見前面的一撮、又一撮、一臉油風光、滿手紙及皮及動物毛及皮的袋和袋和袋、話不普通的普通人。

厭惡到了盡頭,怎大力吸索也沒有一息再清新的空氣,都混濁、都混帳。那就別無他法了,就一定要出走。

我明白那種心情,我記得在二十二歲的時候於我身上發生過。

湯米決定遠走他方,選擇了小國裡的小城,就是我所在的瑞典的哥德堡。於是籌備了一年,把未來家國深入認識。記得他第一次來問我:你城某區的居住環境如何?我好記得我還抽了一口氣,知道來者無比認真,便不敢怠慢回應之。

我一直說他真勇敢,放下香港的一切,到一個從未踏足過的國家重新生活。

他答:若然真勇敢,就應該留低努力面對,嘗試解決。

他這一句令我想了良久,是真的嗎?明知不可為而為,不快樂地生活下去,先別說結果好或不好,如果逆心而硬行,怕徒地只會抑壓成腫瘤。

昨天下午明媚,電話響起的時候,我們正在公園。方芳悠悠在追和玩,我在曬大肚。十五分鐘之後,我們坐在湯米和安娜家樓下,吃着新鮮出爐的紅莓忌簾騷皮撻,湯米親手做的。

安娜呢,每次都是靜伴其右,微微笑着。我問過她移民的決定,她也是笑笑、輕輕指指湯米說:嫁雞隨雞吖嘛!

其實不只一次,和湯米聊起時,都能感覺到他以顧及安娜的感受行先。我喜歡尊重婚姻、承諾的人,慶幸還有一樣叫選擇的東西,在蒼生中令肯作肯為的人,傾力替對方圖個好將來。

5 thoughts on “湯米和安娜

  1. 婚姻中能做到尊重對方的感受, 尊重承諾, 看似理所當然, 但也很難得. 也要尊重自己的感受, 有溝通才是最好.

    1. 希望他倆的故事能啟發人,我們的能耐其實遠比自己想像的多,要在一個熟悉的環境中抽身,也許只是改變習慣的問題。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