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持續發展的教堂


話說兩年前,我家的地區報載:有阿拉伯人想投資在本市興建一座大型回教寺,地點正落在離我家不遠處。

事情的發展倒令我有些意外。有人反對是預期中的事,由抗議阿拉伯資金牽涉洗黑錢罪行、針對穆斯林宗教、以至好些無知之士的「回教就等於恐怖份子」歪論。各大報章開始討論、分析,地區政府最終也批准了興建計劃。幾個月前,回教寺完工並舉行開放日,我城為數絕對不少的回教徒都聚集那裡,或慶祝,或為一點集體思鄉之情。

另一個奇詭故事:一位瑞典友人生於五十年代末期,那是瑞典經濟的黃金期,Volvo富豪汽車最光輝的年代,設計之美不在話下。踏入少年期,巧遇六、七十年代世界花花運動,友人自然縱身大愛熱潮中。先和一群來自歐洲各地的年輕人以合作社型式共同生活,人人一身印度式飄逸服、長髮長鬚。結他歌聲、冰箱裡的食物、美好的愛,統統都一起分享。每逢聽她回憶當年的片段,我都想:那定是一個跡近天堂的理想國度。

她更遠赴印度,追尋更高的人生意義,在當地寺院參加各種宗教儀式。後來得病,靠瑞典父母電匯旅費回家。之後的人生便如從過山車的頂峰滑下來,現實的不對衡、年長的失落… 近年忽爾抓着了基督教的救生網,家裡的印度寶物都換上十字架,言語間透露出對移民的不信任、對同性戀的質疑。

自十六世紀以來,瑞典便屬Lutheran基督教路德會,教會一直屬國家機關。所有在瑞典出生的人,自動成為教會會員。成年人每月的薪俸稅中,有一小比率為「身後費用」,即預先繳交足一世的國家墓園殮葬服務費。

許多成年人都選擇到有關機構辦手續「脫離教會」,瑞典教會成員的人口比率,從1970年的95%跌到去年的70%,應該不是為省卻部份的教會稅,因為身後稅規定人人要繳。我看是瑞典人對宗教的看法,跟歐洲大陸如意大利的很不同,我自己的生活圈子裡,佔回教、傾向東方彿學思想或無神論者的,為數更多。

起碼瑞典的教會一直是有進步的,女性和同性戀牧師、以及自2009年批准的同性教堂婚禮,都証明這一點。連教堂的建築也走非傳統路線,新落成的有不少出色例子,位於斯德哥爾摩城外Sollentuna市中心的Tureberg 教堂便是其一。

不如說其混凝土外型更像一所商業機構,建築師旨在創造突出兼歷久常新的設計,主旨是sustainability可持續性發展。乾坤都在教堂裡面:神父講台、受洗聖水盤、牆上的大風琴以至洋燭台,都用本地回收的木材和物料製造,造型與效果都十分突出。意念出自前幾期我介紹過的瑞典回收傢俱設計組合Godspeed,教會下旨說新教堂要表明「縱然人類有所不足之處,我們都不應引以為恥,那其實是OK的。」於是在一切求新的世代,Godspeed 設計師便將這句神的子民的話翻轉玩到盡,更難得的是教會受得起!

* 全文刊登在香港FLASH On Weekly 周刊第42期
* All images from the intern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