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未起題之三十八。阿漢。


阿漢知道阿陽怕冷,轉個身來半擁着她,手臂圈過她的頸,手掌便剛好暖在她的後腦上,自自然然地,細細的,掃着,掃着,像一艘在黃昏海彎上揚着帆的小木船。

左腳也給阿陽的雙腳夾着,她的腳踝皮膚特別柔軟,明明走過了那麼多的路,卻彷彿蓄意將一路的沙泥恨心刮個清白。

阿陽把臉埋在阿漢的胸懷裡,自己的一呼一吸,叫他身體上的毛髮輕輕在舞,如夜半森林裡沒影而有聲的參天大樹蔭。

你在想甚麼?兩個人都沒說出口,一句心裡話都在兩個微距的身軀之間游來,盪去,像鞦韆晃到最後階段的半虛。

那是甚麼聲音?阿陽最後細細的問了一條和甚麼都無關的問題。遠處大廈的抽風系統罷,阿漢心裡見到森林裡面沒影而有聲的貓頭鷹夜鳴。

然後,一支電影配樂在阿陽心裡奏起來。那是一齣不慍不火的台灣戲,男女主角穿着校服,在鄉郊的火車路軌上默默並行,夏蟲在鳴,嚮如夜半森林的貓頭鷹。戲,喚作「戀戀風塵」。那戲,好像一本三毫子小說裡面夾着的一張手繪書籤。

後天抑或大後天,阿漢想,先得把甲乙先弄妥,好讓丙丁隨時準備接合。究竟接合的是機械與電子間的嚴峻距離,抑或工作與生活之間永遠不能攜手的合作?

阿漢的右手一直在阿陽的頭髮上輕撫着,發出如大河盡、港口邊牢穩燈塔的明白閃亮。

阿陽一直沒動,在晝和夜之間以一如熱湯碗裡浮滿的豆腐塊的鬆弛質地,將電影配樂一直在心裡哼下去。

明天已到。兩個身軀之間的距離,最多只能放下一頭沉睡的小貓。兩夥心的牽連,放得下高山低谷之間最澄澈的湖。

5 thoughts on “還未起題之三十八。阿漢。

  1. 剛看到這篇文章, 道是無情卻有情, 好像有點什麼, 又好像雲淡風清, 什麼也沒有, 很好看呀, 你有空要寫多點呢.

  2. 兩夥心的牽連,放得下高山低谷之間最澄澈的湖。

    大肚婆開始發功了 :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