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張小小的硬卡


我的錢包內,一直有一張小小的硬卡,一面有一幅圖像,另一面有一段中文字。

有時出門數天,會把外地不通用的會員証、圖書証、乘車卡等取起來;亦習慣換一個體積較小的錢包,好放在腰間褲袋裡。然而無論到哪裡去,無論換哪一個旅行錢包,那張小小的硬卡,我都一直帶着。

那一年臨離開香港移民瑞典之前,我們乘火車從廣東、桂林、南京,直往西行到昆明、大理。出發前回娘家晚飯,我爸把一張卡片大小的、過了膠的硬卡給我:一路袋着行罷,他吩咐。

卡的一面是觀音坐蓮像,另一面是心經。

我沒有細問我爸「一路」的意思,是該次的中國短行,抑或是之後的長遠移居。我收在錢包裡的,是家人的關愛,以最含蓄之姿勢、最深刻的祝福。

有時在長途火車上、在飛機上、在他方的河畔、在異鄉的樹下,我便會把小小的硬卡拿出來,觸一觸角邊微微掀起的過膠片,在心裡默默的,跟着唸。

* 字由式同寫「我的口袋裡」。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