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個半月


大肚女人未能久行上山玻送孩子上學,需要霸用車子。男人替女人修理錢七弄傷腰,這兩天蟹行乘公車上班用一句鐘,於是我們晚上九時經已關燈。

尤幸這陣子有些寫字工作運,始終是錢,做得便做,集中兩個小時之後便眼矇。寫他人的字之間也得寫點自己的,下午接了小鬼回家便小睡一下,今天打算開車到塞車城中接米飯班主下班,看他熊貓眼袋一雙懸。

今晚會弄青豆洋荵肉醬,配蝴蝶意大利粉或馬鈴薯。同時開始將落地蘋果洗淨切片入冰箱,拾彎腰拾果的差事就又方芳來,悠悠就負責把大碟刀叉一一放好桌上應有的位置,好有餐廳侍應的潛質。

剛才一下子又收拾了悠悠的手作,一桌一櫃滿滿給微塵沐浴了大半年,天天看着便不順眼,她小鬼居然一句: 那你不進來我房便成!唔,語氣用詞都好熟悉的…

動手動腳的室內運動有助減低我日益負重的盤骨微疼,豆豆我快會帶你我去游泳的了。

體力的確頹緩了不少,源動力倒不錯。應該是荷爾蒙的轉變,生活細軟會延伸至可見的聖誕快樂,想起便覺對路了。

去年末還在猶豫,就把方芳悠悠的小小衣服打了幾大包,帶了回港給小表弟妹,只留下了一些我買的作紀念。初春得知懷了孕,友人開始把好多袋小衣送來,都是大肚圈子間的迴轉壽司,輪到你了。

暑假在鄉村爺爺的工作倉把小床小車小椅都掏出來,我們一直保留着的,就一直保留着待把一家人最強烈的快樂泉源傾下去的機會。來了,終於。回到家我取出了那張小小床褥、小小枕頭,捧着嗅着,彷彿還存着小方芳小悠悠的嬰兒香。

有點陌生重頭再來,有些混亂無形的在。然而我力大無窮,一切都會更好的。

8 thoughts on “六個半月

  1. 對!你力大無窮,無所不能。
    懷孕的女子都讓我妒忌,她們的大滿足,無野可比。

  2. 04年我買「禪是一支花」不是為了胡蘭成,是為了朱天文那篇序。

    那序裡有段是這樣的-

    「此間我大二下學期,不知何故想休學……胡老師認為我還是讀下去的好,他說:英雄美人並不想著自己要做英雄美人,他甚至是要去迎合世俗-只是迎合不上。

    英雄美人,一向濫腔負面的字義,講在胡老師口中如此當然,又不當然,聽覺上真刺激……他說你不要此身要何身?不生今世生何世?你倒是要跟大家一樣,一起的。」

    我想說,周游,你和博士,正正是我心裡天底下的英雄美人。

    最早留言給你(包括阿四)時,只想著像朱天文第一次寫信給胡蘭成那樣,只覺石破天驚,雲垂海立,一定要寫點什麼,不指望什麼回覆,只想書入瓶海,付與潮汐罷了。

    又 – 新生命總讓我感到天地洪荒般的喜悅。若不是隔著遠,早早拎著香檳去賀了。

    1. 你誇張了,英雄邊駛捐入車底整車架,美人邊駛洗碗㗎老友:D

      昨天在面書給V指正了,我們這幾天是跛子和跛子,他腰傷我大肚,相當匹配添。

      我說遲些可能要攤C床上,咁呀水湊方芳悠悠放學呀?
      他老定答:過得一日得一日先!

      第一次收你信,是英倫記出的。收信好呀,從一手字看出一個人呀。

      1. 我家的爸爸也是這樣老定的。當然有時聽到會好火滾(你著緊D 得唔得呢)﹐但有時不得不承認其實他是對的。

      2. 誰有空誇你,我從來都說大實話。太平盛世,整車整屋整船還不是英雄?洗碗哩階,在香港都快成稀有動物了,你好好承傳。

        又,老定,我以前也恨他不老定啊,現在想通了,我這麼老定,那一定要配個操心的,要不,沒法前進呀,就像開車,一個油門,一個刹車,對不? (我在笑呢)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