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今天的事


今日大約下午三時半,咖啡室的紅色沙發沒法哼一聲,上面的人久坐未動,那人在聽,在聽身邊朋友說着其他人的事。出現的詞彙計有:心臟、膽固醇、流產、國際學校、老花、颱風、一萬元一平方呎。

紅色沙發只能在心裡悶哼,情願來個把它當作彈床的三歲小孩,專注的踏個你死我活。年紀和一個人的身體重量未必有如情投意合的婚姻,卻和一個人的心之沉、重有着老夫老妻式的忍讓和無能為力。

或者寧願是店門外的悶人藤椅,工工整整的就一個硬模斯樣,說明你還是要坐下來自我撕磨是閣下的自主選擇,千萬別怨,我明明沒說愛你。

今日大約下午五時半,紅色沙發深深吸了一口新鮮空氣,上面的人終於動身,離開前的詞彙計有:稍後、有沒有、還未知、或者、可能、沒想過。

對面的人一直、一直在點打咖啡桌上的、灰默默的機器。對面的人有時向着空氣說一句這語言、道一句那語言,以遙望一個不太信任的神像或報紙頭條的冷淡態度。那機器在無言地悶哼,紅色沙發忍不住搭檔了一句:你打算幾時走。

走,剛才那兩位久坐不動的友人,說話那位提起一件事:有一天,在遙遠的地方去找久久沒見的人,不果,問人,人答:走了。問者再問:走了哪?答者再答:走了,不在了。

紅色沙發答應了自己,既然承載之為重,走的時候好要一心輕,才不會辜負了雲彩之間那道透明的、必需的呼吸位。

呼吸位,灰默默機器答,聽說是某作家近日談到的,關於其文字之間的針線,那些標點符號的節奏,是。純。粹。個。人。的。事。你是編輯不是上帝你刪你改我就是恨。

紅色沙發沒答話,只把肚皮向上悠悠地漲滿,鼓一鼓腮,回復本來。三秒之後,另一個屁股逢逢下降,在它還未趕得上下一個呼吸位之前,跌下來的詞彙計有:我、你、他、她,以及:噢我的上帝啊。

* 字由式本周同寫《一件今天的事》。

5 thoughts on “一件今天的事

  1. 我倒是想起黃碧雲。

    說起來,我喜歡小E的文章多於黃,黃太多耽溺於死亡,固然真實,但沉得有時我喘不過氣。

    小E那些,欣欣向陽的,總教我想起花園裡蹺理雙手,蕩秋千,瞇起眼,嘴角帶著角,聰明又美麗的。。。

    1. 我幾自得其樂的實情,最好無騷擾添。

      你有無聽黃的錄像? 聽了之後,我又生多了一個新的她的印象。生活在西班牙且跳舞的女子,不會沉溺到去邊。

      話時話,三毛與黃,都選西班牙。

      1. 嗯。找了個中午辦公室沒人,還沖了咖啡,放了音樂呢。

        只是沒想到她別的是朵黑色綢花,想像中應是大紅或大紫或大藍。

        自得其樂最好。我今早打電話給老爸,他問我:什麼事?我說:睇下你仲有冇咁靚仔呀?他淡淡定答:係呀。仲好瀟灑添。

        我就開心到傻晒。

  2. 好好讀,有點李碧華。
    "走的時候要一心輕"會記住。
    第三段尾行,是”千萬別怨"嗎?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