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枝招展的魔法筆


花枝招展的魔法筆 * 瑞典時裝插畫師專題

LOVISA BURFITT

By 周游

你對北歐時裝格調的印象如何?素淨、天然、黑白米灰藍的簡樸驟變,彷彿沾滿觀察眼簾,你看登上國際時裝舞台的Filippa K、Acne 等作品,都把minimalism 層出不窮地變法。奇怪在於,瑞典的設計傳統其實是色彩豐富的,由布藝圖案如大師Josef Frank 的風格,Svensk Tenn 與 10-gruppen 的出品,到平面設計都趨向鮮明大烈之調。

看看瑞典時裝插圖師的創作,也是十分繽紛活潑的。事實上,在時裝攝影還未成行之前,插畫是最能表現線條與顏色的媒體。北歐的時裝界於十多年前,依然是攝影先行,然而著名品牌的宣傳照也未見很突出。資深的行內人認為造型師都選擇忠於天橋上的造型,常見的不是復古裝扮,就是充滿想像的攝影造型。

就是在這段時光裡,瑞典慢慢冒起了不少時裝插畫家,以想像力超越造型照的硬框框,更準確地表達每季熱選時裝的精粹,把筆下的模特兒穿戴到上天。八十年代的星級時裝插畫師Mats Gustafson,最擅長著色簡如中國水墨風,把北歐時裝的清淨氣息表露無遺。後起之秀Lovisa Burfitt,用色明、艷、爽,模特兒的美姿動態躍然,作品風格平地一響。水彩加水墨格調,明顯是受大師所啟發,同時又是美學新風的一大步向前。

打從1997 年畢業於斯德哥爾摩的「設計」名校Beckmans 時裝系,Lovisa 便一直畫呀畫。其作品早已衝出北歐,現居巴黎的她,名字經常出現在Vogue、Elle、Sunday Times 等,其他國際品牌包括kenzo、Absolut Vodka、Bloomingdale’s 等也有找她合作。如果你最近到過NYC 或倫敦H&M 的旗艦店,被裡面滿牆滿室的活潑畫作被吸引目光,告訴你,那便是出自Lovisa Burfitt 手。

最感滿意之作

「我替H&M 總共畫了超過一百幅插畫,作為世界各地不同城市旗艦店的室內佈置,有些是大幅放大成牆紙,覆蓋整幅牆,有些字款插畫的就作宣傳牌用。和我合作的團隊非常好玩,又創意十足,我對出來的整體效果感到很滿意、很自豪。他們的上海新店也快開業了。」

移居巴黎九個年頭,對於跟巴黎和北歐不同品牌作畫,與兩處地方的時裝界合作,Lovisa 很有不同體會: 「巴黎始終是時裝之都,充滿歷史感,著名品牌的規模都是龐大兼經驗豐富的,能夠一窺那個世界,感覺很神奇,代表品牌的統統都是傳奇人物。相反地,北歐沒那麼多高級時裝,但一般的品牌比較多,路向可以說是實用一點。和巴黎相比,北歐的時裝界的氣氛截然不同,我覺得瑞典人的工作風格是組織得很妥善,巴黎的工作階級就相對分明,牽涉很多人,但一樣籌備得很好。」

手頭上的工作是和Givency 合作,Lovisa 本身是品牌擁躉,創造了一個名叫Mlle Fanatic 的人物,靈感來自柯德梨夏萍,她在電影Breakfast at Tiffany’s 裡正是穿Givency 的。然而,插畫家最欣賞的時裝設計師是Vivienne Westwood,覺得其古怪風格令人開心,設計又充滿戲劇性,同時兼是一流的高級時裝。

那麼你的衣着風格呢? 我問。「那就看心情而定,有時我喜歡大大花花圖案的復古裙子,有時又愛穿男裝褲、西裝和靴子,最好是黑色的。」

談到瑞典的大眾時裝於過去十年間發展快速,時下年青一代都變得十分注重時裝,Lovisa 也認同實在發展得很快,「因為互聯網的關係,甚麼也可以搜索得到、製造並抄襲得到,在網上找資料和靈感也是隨手可得的事。」

除了替各大名牌畫插圖,Lovisa 也有以自家的插畫設計時裝,她的Burfitt Collection 別具玩味。談到新系列,她說:「我正集中在設計一系列圖案T恤,也經常和其他品牌合作,好像剛完成的Urban Outfitters 和手頭上另一個日本牌子。」

與此同時,Lovisa 會還和瑞典陶瓷品牌Rörstrand 再續前緣,再畫Mademoiselle Oiseau 的故事,化在完美的白姿杯碟上。稍後還會在Rörstrand 博物館開展覽,現在忙於籌備。另外會替Givency 的宣傳小冊子畫第二期,以及每個月替中國和巴西的Vogue、瑞典的Elle 等時裝雜誌的定期插畫,工作不停的向她湧來。

一些個人喜好

Lovisa 自問是個固執的人,信任自己的直覺,這性格對她在發展意念和選取影像上有所影響。

「我畫得算勤快,自問是個閒不住的人,鍾愛人的體態,風格好明顯是熱愛把細節留白,讓畫作自己說話,有時只不過用上寥寥幾筆。畫的時候我多數用畫筆醮黑墨水,筆法有時像中國或日本的書法。」

在準備繪畫每件新作前,她一定先會做清潔,抹抹塵、擦擦枱,把畫筆、毛筆都洗乾淨。之後將工作列單上完成的事項劃掉,寫些新名單,一邊把腦裡的新意念摘下來,文字和圖像都有。

「還有是喝好多好多咖啡和綠茶,然後就嘗試將覺得對頭的影像畫下來。每次所需時間都不一樣,或長或短都有。」

跟眾多藝術家一樣,音樂於Lovisa 決不可少,工作時總是有音樂在播放着,那樣她才會悠然地進入一種創造的泡泡裡,「自己小小的世界裡」:「我會按心情挑音樂,那便成為畫出來的東西的配樂一樣。還有是旅行、遇上新的環境新的人,都是令我興奮的事情,能給我帶來許多能量和意念;身處大自然中央的時候,也有相類感覺。」

母校斯德哥爾摩Beckmans 設計學院的導師都是在業專家,將最新最實用的知識傳授給學生,又經常鍛鍊繪畫、裸體素描技巧。更學會了染色、圖案合成以及縫紉創作等,即是說那成就了Lovisa 非常紮實的底子。

我讓她給年輕插畫師與時裝設計師一點忠告:「追隨自己的心、找尋自己的風格、要有樂趣,還要堅持你的理想。」

原來Lovisa 的丈夫小時候在香港長大,已經來過香港多次,對於我們城市的緊湊脈搏,插畫家說十分熱愛,「黏濕的空氣、點心的香味、傳統又美麗的歷史和文化與新而摩登的面貌相織、還有如森林的摩天高樓、眾多的海灘」,丈夫帶她看許多得別的地方,都一一留下有趣的印象。

至於移居巴黎,那是童年美夢達成。明顯十分享受彼邦的生活,「巴黎是時裝首都,一切都很美麗,很能帶動靈感。」休閒時就去西班牙南部,「放假時我們便到那裡住一段日子,打理我種的蔬菜、照顧我們養的貓兒。」

說到工作上的夢想,插畫家最想在哪兒見到自己的作品?
「紐約的大博物館,展覽我的畫,又或者來一個世界巡迴展覽,倫敦香港東京斯德哥爾摩、北京上海伊斯坦堡、曼谷莫斯科…」

這樣的一個女子,我最後好奇問: 想像到十年後的自己嗎?
「這個… 到時便知曉!」

– 瑞典時裝插畫師專題全文刊登在今期香港FLASH On Weekly 周刊第36期 第22-24頁。
– All illustration works by Lovisa Burfitt.

2 thoughts on “花枝招展的魔法筆

  1. Hi, 我是 Chloe,是時裝品牌 MOISELLE 的市場主任,看到了你在 Flash On 寫關於 Lovisa Burfitt 的文章,我們對她很有興趣,不知道可否提供他的 email 給我們嗎?感謝你的幫忙。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