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想


夏天始於六月,於瑞典是學校、工作總結的月份,旅遊套餐大特惠的時份,仲夏大節的喜慶周末。於我是交雜的感覺,在天氣明朗之間,在月初月尾那幾天,日歷如染了透明的血,總牽起那些強烈的回憶、故城的滾燙、人的聲音。

有說香港人的表態行動過於「理性」,以致政府佯聾。地球上許多個城市同時在上演民眾抗爭的各種運動,有些好像不得不以暴力方能爭取改變。革命是否一定要流血,秩序是否要必然保持,各持各理是民主同時也可以成一己私慾的發洩。

社交網絡比媒體新聞更接近真實,剛看到這條短片,socialnomics 的發展你可以選擇不聞不問,但那勢頭已然在我們中央。七一選擇行山而不上街的是我的不止一位朋友,生命何其短暫啊,還是趁公眾假期偷閒一下,遊甚麼行。

1959年間,中共硬闖西藏並以武力鎮壓無辜民眾,達賴喇嘛身邊的親信包括他的親生兄弟,都勸告他要出動西藏軍隊反抗。達賴喇嘛一直不動搖,說暴力生憤生恨,武力帶來的所謂勝利只屬短暫,憤恨不熄,只會衍生循環惡果,堅持和平才是解決問題中心的鑰匙。

七月,盛,有孩子的家庭或許遊埠去,沒孩子的伴侶更會找天堂避暑或避世幾天。有說香港福地啊,無災無難所以許多顆心依舊老馮,就算經歷過零三年死城又如何,上完了一課之後又一課,生活那麼忙,無用太上心罷你覺得。

新出的google+自然有待改進,誰不是,多了一個選擇到底是好事。悠悠常以賣相評定桌上的新奇碟不會好吃,便不不不的先斷了自己的自由,這是我認為最最愚蠢的,我總說你沒親身試過又怎知,我一直都是對朋友對家人這樣的說。

有點紊亂的思緒,或許是明媚但紊亂的六月剛過去的緣故。

*《字由式》今周寫「夏想」。有想甚麼、想有甚麼,不妨一起摘下來。

5 thoughts on “夏想

  1. 遊行與否,其實可以很簡單。我與RK結伴靜靜而行,從三時走至七時,身倦而心平靜,感覺良好。

    1. 自然是,每個人都有權利選擇,或許是我仍天真,相信可以做到的,就算是一點點,都應該去做。如你和RK,靜行,也是一種聲音。

  2. 悠悠常以賣相評定桌上的新奇碟不會好吃.
    可能我們只會用舌頭作口味分析.悠悠是咪豬連三星食評家,一看知三秋.眼睛觸味蕾. :)))

    1. 悠悠很容易被納入麻煩類型,但這反而令媽媽安心些,她的自動拒絕機製,或許會是某情度的保護罩,我唯有這樣想,而我們不會嘗試去改變這本來的她。

      1. 左向右走,上向下走,快轉慢走。無定理,可以很有趣。博士說:你不喜歡這些可以選擇不吃,但你要知道,不能晚一點餓了便吃麵飽。我看著連連點頭。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