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深刻的一次味道隔天尋一回


我在替《字由式》第二期想這個題目時,也是這樣問自己,彷彿這一個「最」字,會覆水難收。

然而又同時感到,我們每個人心底裡,地方或許窄,但卻未必淺,容得下許多許多的快樂與哀愁。

星期五剛慶祝完瑞典最大的節日仲夏節,我們驅車去了另一個城市朋友家,在他們的幾百歲大屋裡開懷地吃、聊和睡。晚上十一時才出去湖邊散步,全瑞典第二大的內湖Vättern,佇立湖畔望見遙遠對岸,原來已是另一個鎮。近午夜時份了,日光依未央,天邊那道微藍混和微灰與淡白,不就如一潭生活的寶庫,交雜着最多個最。

周日早上呷着洋甘菊茶,便想一看自己一盤瑞典最回憶,到底在這裡,也生活了十二個年頭。

先說食,當然,我的心潭藏着許多好美道哩。

最深刻的一次味道隔天尋一回,是為最簡單的食物,當下盛夏的季節性新鮮馬鈴薯,瑞典文為färsk potatis。世界上許多國家的日常主糧之一,原來馬鈴薯生於南美州,公元前八千年開始被種植,十七世紀初被西班牙人傳到歐洲,再由軍人帶回瑞典。

每年夏天第一灶新薯是萬眾期待的,因為象徵着夏天的來臨,清風送爽滿目嫩綠,直是年度盛事,沒有甚麼比夏天更大,不單是我在瑞典生活的觀察,亦已在歲月如流水歸大海般,成為我最期待的日常。

新薯不大,許多不過如初生嬰兒緊捏的拳頭那麼大,味道也的確跡近嬰兒暖膚的香、柔、甜。買回家時還沾着泥巴的,用擦清洗,薯皮保留,大窩開水煮熟,下少量鹽和幾株新鮮香草dill(中文居然稱蒔蘿,肉酸)並煮,淡淡草香便滲進薄薄的薯皮內。吃的時後醮酸忌簾,配切碎幼青荵,入口如即溶的質感、溫心的甜香,已是夏中世外。

單是吃新薯我們四個一餐可吞兩公斤,節慶時價才五塊錢一公斤,港幣六完罷。酸忌簾一公升一瓶十一塊錢,應該是瑞典或北歐特產,和中國的酸奶飲料有些類同,質更香厚、味更醇滑。悠悠一個小鬼有本事將整瓶幹掉,所以每餐我必侍奉兩公升方皆大歡喜。

新薯是主菜,配些青菜沙拉和簡易肉食,便是我們家甚至瑞典家庭的夏食。飯後再一大盤瑞典草莓,我們喜配雲呢拿雪糕吃,都是瑞典出品的才能互相輝映。這裡也有大量西班牙和比利時進口草莓,售價更相宜,可瑞典人在夏天便特別愛國,一盒500克滿滿的,今年春暖收成好,我買過才十九塊一大盒。

對,過了仲夏節又會減價,我們說要買一整大木盤共十多盒,洗淨收在大冰櫃裡,一直甜到秋冬聖誕新年。

8 thoughts on “最深刻的一次味道隔天尋一回

  1. I love potatoes baked, either in the oven (winter) or over the BBQ grill (summer). Add some fresh sour cream and chopped chives on top of the steamy “pomme de terre” and I am in seventh heaven.

    1. 我平日常去的超市沒有賣大焗薯,我們在香港吃,方芳好鍾易,待我去另一些超市找。

      Harciot, 謝謝你支持字由式!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