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春的蘋果樹


耽了一陣子沒寫,是近來覺得有點累,瑞典人口中的「春累」,過了漫長冬天身體需要慢慢甦醒。但我明明在香港擁了近兩個月,那就一定是那些擁,排山倒海的說話和食物,久逢甘露情緒沸騰,之後便成為一株春風中的蘋果樹,我廚房窗戶向外望到那株,需要靜止一輪。

女兒倆也開始吃多了,有時想躲懶一餐煮兩餐,以為足夠的份量三扒兩撥就給我們四張口打發掉。方芳晚餐容量如成人,悠悠若遇上心愛肉丸配薯蓉也會吃不停。我開始把洗碗的工序分配,尤其於周末或今天開始的學校復活節假期,她們倆輪流每人洗一餐:早午晚加兩餐茶點。有時事後是要把碟底的油跡再沖一回,但沒打緊。

還有是晾衣服,著她們從洗衣機取出乾淨衣服、揚鬆、並一一夾在掛夾上。乾了的衣服自己摺疊後放回衣櫃,悠悠早懂得把上衣褲裙跟好媽媽的分類擺放。方芳說她想在假期裡做一次飯給我們,我說當然好。假期第一天今早我還未起床,悠悠便跑來問:媽媽你要不要吃煎蛋?五分鐘之後方芳奉上熱辣煎蛋,我說多謝芳!

趁天氣大好我們剛才去了圖書館,姊妹倆踏單車我散步,再回來吃巧克力雪糕條,陽台上搭了三張棉被,太陽一好我便讓自己、讓大家、讓枕頭棉被鞋子統統大曬。這絕對是我娘的習慣,從小我家裡的畫面,不費吹灰會一直上演下去。

天氣預測明天更亮,我想不如就找個公園野餐去,帶些例牌三文治、烚蛋、青瓜片、蘋果和餅乾。春天的鮮花和花樹仍未全盛開,或許開一程短車到附近的森林,她們砲跑,我或許好帶上一本書。

在讀着書的初春人就沉澱下來,佛書說的用心活當下是知易難行麼、村上春樹每天清晨四時起來埋首寫1Q84是辛苦麼、黎小姐在波利維亞才終於解開自己是所有四十歲女人終要面對的麼、那麼多書讀那麼多要知那麼外在的多麼。

我還在呼籲友人多看微博,而我邊看邊罵強國的種種扭曲是自找無聊的麼。面書的同檯飲茶氣氛也越來越淡了,有一種飽和在春動,有一種悶在渴一種新飲。

我知道自己擅於把某一種情緒、狀態娓娓道來,通常散發着寂然之感,甚至是背向太陽的沮喪。寫是釋放,是有幫助的。但慢慢我覺得這樣子不太好,病會傳播,愁緒會感染。而人人都想天天大好太陽。

或許初春的蘋果樹正在想,這個夏天,不如長出圓形的青蘋果,不用那麼大,不過最好甘甜多汁。

大概有一個模樣了,我眼前在揚曬的棉被也開始夾着太陽味了。

6 thoughts on “初春的蘋果樹

  1. 春累: 是一年之計在於春, 而忙吧?

    香港都有呀,潮濕悶熱都令人累呀!

     

  2. 把自己變成甘甜多汁的蘋果或變成太陽味的棉被正是我每天的工課。
    對於微博,我的偏見實在太多,未有足夠力量提起眼去看。

      1. 聽得太多河蟹事件,不想自己的言論被監視,所以不曾到訪。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