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轉台。


假如我八十三歲的祖母在街市搶鹽,我應該勸阻她,還是著手幫忙?
她曾告訴我,小時後走難,沒東西吃,得把樹皮煮水抵餓。

假如我六十四歲的母親在超市搶鹽,我應該勸阻她,還是著手幫忙?
她或許會告訴我,一家大細,當要保護,有好過無。

假如我的朋友到CitySuper買公仔麵的數量,比平日多了一些。

假如朋友差遣家傭去入貨。

轉台。

《大方》雜誌到手了,是老友在尚書房買到的,千里送我,感激。因為刊有黃碧雲的最新小說《末日酒店》,我非常渴望要。今晚開始讀,想起便覺心情詳和。另一位面書朋友,前幾天也特地給我貼上連結,說是「黃碧雲新短篇的照片,不是很清楚,凑合看吧。」這位朋友的朋友,和我一樣同樣被黃的文字擄着,也算是一份緣。

轉台。

我經常想着兩個懷孕的好友,都即將在三、四月間臨盆,一個本來平白的春天。我想像今年的夏,城市如常的滴汗、超市的空調如常過冷,淺紫色的牽牛花在郊外盛開、攀爬,兩個嫩嫩的嬰兒把世界的天窗打開,一身柔柔的香氣,我記得。

轉台。

杞子明目、紅蘿蔔護眼、魚類最好一周吃兩回。

他的右眼舊患復發,當了盲人幾天,調好鬧鐘,我們半夜起來塗藥膏,現在好多了。我開車送他上班,往城裡的公路上車多,給人在前面切綫。我跟旁邊的他說:來往我城兩間醫院的路線,我都懂了。

那幾天我又說了許多話,看不見的人好悶的,他說 。我把日本的情況告之,他便沒說,在聽。

再說的時候,提到他兒時眼睛已經乾涸,或許方芳也遺傳了爸爸的,所以早上由初醒到完全醒來的時間很長。我可從沒這樣聯想過,天天睜着眼的時候。

嗯,那我更要多煲湯了,我給人家切綫的時候,是在這樣想着。

16 thoughts on “假如。轉台。

  1. 一包鹽由個幾漲價到五個幾,樓下糧油品感謝大家幫忙清去多年存貨。
    有的人到超市搶購,有的人到麥記取,朋友說,全城急性盲搶鹽。

  2. 「那我更要多煲湯了,我給人家切綫的時候,是在這樣想着」﹣點睛句,喜歡。

    我也下載了那短篇的相,謝謝,還有你的朋友。

    日本發生了的事叫人心神不定,雖不置於要搶鹽,因為於事無補。

    1. 我朋友以及朋友的朋友給我貼連結那位,其實都是面書連繫、素未謀面的人。然而人就是有能力超越屏障、無私分享。

      新聞和評論開始天花墜了,我挑純新聞來讀,關心事件,專心把祝福遙送,希望日本人不再受苦。

    1. 今朝讀了一篇網文,說民間智慧不可小覷。

      假如我身在香港,或許我真的不會勸阻我祖母,或許我真的會去幫她多買幾包,或許我娘不會告訴我,或許她會靜靜雞入貨。但朋友去搶,我實鬧。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