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香港遊客之八


我們一家四口聖誕前夕回港探親是前後腳,新年過後爸爸和方芳先回家上班上學,我和悠悠再獃了近一個月。

就是這一個月,我和悠悠同坐體力和心情的過山車。到最後的幾天,我們都留在家裡,準備好飛回冷靜瑞典的過渡。

這是五歲半悠悠第二次看香港,上回她才一歲半,說已不記得了。比起方芳,悠悠比較慢熱,起初的時候,香港的人和聲應該令她有點難受,一來我們倚靠公共交通,二來是媽媽心急,天天都想上街去,一時忘了小人兒需要的適應。

她的表達方法,是在大夥兒吃飯的時候耍性子,不喜歡這些食物啊她扭着說,我一貫硬便道:你可以不吃,這一餐也就這些食物,稍後你肚餓便沒得吃。

結果哩,還不是慈母投降,事後都往麵包店任她挑。

就算是大眾眼中「小朋友一定鍾意食的」叉燒飽、腸粉,悠悠都說不吃。婆婆我娘喜午餐也吃米飯,某天在茶樓點了一碟叉燒,白飯兩碗,悠悠就欣然扒呀扒,桌上的美麗叉燒飽馬拉糕蝦餃等等就由媽媽和方芳盡掃。

吃在香港,對悠悠來說或許不太是美事。爸爸和方芳回家後,我才真正約見老友們,開始吃不盡喝不完談過沒完沒了的幾周。悠悠你可知媽媽是久逢甘露,讓肚皮盡放的感覺,應該如放監一般。不用舉炊的日子,我天天心情開朗。面對廣東上海潮州越南以致盤菜,你都不為所動,你都滿足於我袋裡預備好的麵包甲乙丙。

還是婆婆叻女,一碟豉汁蒸鮮魚送白飯,在香港飯桌上第二次俘虜你的胃口,你又扒呀扒,不住說要多D汁呀媽媽。

連同茶餐廳的腿蛋治和火腿通粉,你在美食之都的食譜便如此簡單。我一直覺得有點浪費,但通常忙着在有限的假期前把說話無限延伸,那就由得你坐在我身旁吃麵包。

直到老人家說揀飲擇食,我才恍然大悟,靜靜地說:這可不同,大部份食物她還未試過,或是我在瑞典沒細弄吃的所致,我想她真是不喜歡,那我就不迫她。

說的當兒,我才醒覺,天天要和陌生人同檯吃飯已是五歲女女的大挑戰,還要是陌生的食物,人擁沸騰的環境。

悠悠和我,在香港當了幾個星期連體嬰,我在熙來攘往的街上停下來聽她說話,我在朋友面前問她為何說好了你又這樣耍性子,我在家人面前罵她麻煩下次不帶她出來。

不能不燥的有時候,你是母親你自會明白。後不後悔也不幫不了甚麼,香港令人癲也不過是籍口。

於是我倆乘纜車上山頂了吃雪糕,都點巧克力,哥哥說七十蚊唔該時,我話咩話!

於是我倆在太陽下到樓下公園,那個給我們命名為震pat pat的奇怪滑梯,你一歲半時已愛上。

於是我倆在大年初一去看3D電影,你要求的,看到論盡肥熊跌低,我倆笑得卡卡聲,奇怪是同場的香港小朋友都沒笑啊。

又於是,我倆每晚一同入睡,在婆婆的大床上,手牽着手。

現在回到瑞典,每朝起來悠悠都走來懶懶叫:媽媽。

這兩粒字,真奇幻。

22 thoughts on “我是香港遊客之八

  1. 你知嗎?是你讓我知道孩子沒牽絆著我們出門的腿,卻可以是我們最好的旅伴。
    凱允在戲院看過那”論盡肥熊”的戲花,也笑得卡卡聲。

  2. 你對別人的體貼仍是那麼細致,有女兒真幸福。看完這篇,我有點無名的感慨,也有點慚愧沒有對家人好一點,但亦提醒自己要多珍惜!

  3. 「天天要和陌生人同檯吃飯已是五歲女女的大挑戰,還要是陌生的食物,人擁沸騰的環境。」﹣悠悠很叻女。

    這篇很窩心。

  4. 每朝起來悠悠都走來懶懶叫:媽媽。
    indeed. indeed. very mysterious. very miraculous.

  5. yy 是美麗的小樹熊!

    是haagen dazs嗎?如果是就差不多了,全世界都這個錢喇媽媽!

    1. 回來後她轉了台,天天用廣東話同我對話。我又發覺悠悠其實好易滿足,一味吃飽一味有人陪便成。

      1. Audrey 一樣!我返咗工就不斷call:媽媽我好肚餓,可以食乜?你幾時返?

    1. 你真會不信,我在這方面好差的。。尤其當自己是遊客的時候。後來上了商場二樓,見原來有百佳,門口還擺了雪糕櫃,十蚊樓下,唉。

  6. 哥哥說七十蚊唔該時,我話咩話…

    hahahahahhaha…笑死我啦…你都覺得驚奇?

    我今日先同朋友說起, 買3個檸檬,要大洋8個?!

    hahahahahahaha

    1. 我也覺得香港物價貴了不少,一包雞蛋仔要十蚊,一份早餐起碼廿皮。車費也其實貴,三歲就要付費,小巴也不是全部有半價優惠。我們的八達通幾天便要增值,好重皮。我們幸福,經常有好友請飲茶食飯,算慳番一些。

    1. 倒是真的,兩姊妹經常在一起,得到的注意力不但不足一半,而是附加了許多芝麻綠豆。今回和悠悠一個月連體行動,令媽媽得益不淺,回來瑞典感覺到輪到需要和方芳獨處更多。

  7. 悠悠已經很了不起了﹐我想我五歲的時早就為父母添麻煩。
    自暴其短的說﹐去年回北京不過一個星期﹐我行將不惑偶爾也有不勝負荷的時候。陌生大城市的喧嘩﹐競步人群的慓悍﹐異地的食物風俗﹐是一種疲勞轟炸也是一種安全區外的漂泊。當然媽媽是如魚得水﹐小悠悠應該是逆風振翅﹐女女值得嘉獎。

    1. 老實說,除了能和家人、朋友相聚,香港的環境我逗留了近兩個月也未能全識應,應該是因為在瑞典靜了十一年,寵慣了罷。香港人多一向也是,說話不得不高聲點也是環境所致,弄得大家都容易累和燥。

      食物方面,也因為多在外頭吃,過了大半也有點膩。

      1. 我也是這個想法呀。

        悠悠是喜歡扒飯囉?那媽媽你多做蒸和炆,讓她用汁撈飯,你又可以吃你的冬菇魚眼等等。
        我在ICA買過一些strömming fileér,煎香了原來也很好吃,沒有骨的。30蚊一大盒呀。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