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香港遊客之七


那朝十點,陽光盛,和爸媽到佐敦新樂酒店飲茶,樓下茶樓是半老式地方,客人不多,沒電視大螢幕,喝茶時可輕談。部長穿整齊西裝,阿姐替我娘斟茶,說:好久沒見呀。

之後到裕華挑棉襖,一級絲棉要過千塊,我揀了一件特價男裝但泥紅色的,我媽堅持買給我,二百多塊。現披在我身上,又軟熟又溫暖,悠悠天天嚷我又要一件。我答也好,下次買件給你和方芳。十一年前臨離開香港,一件寶藍色樽領茄士咩毛衣,也是我娘在裕華付的,如給大女兒嫁妝的禮物。

後來沿着廟街、上海街一直慢行,有些缸瓦舖、玉器寶石店、有家賣不銹鋼廚房用具、有家專賣神檯事、有粧嫁裙褂舖、有小士多、有髮廊,我爸年輕時往幫襯吹個靚波那種。

經過單眼佬涼茶,食得熱氣野多飲番杯廿四味啦,我爸道。也好,我想。廿四味吖唔該,哎,都係五花茶得喇。熱定凍呀阿哥問。熱吖唔該,六蚊我放下。

路上只有一些小巴和貨車,行人少,我很舒暢。時光有些倒流,想起小時候的我們,周末經常在這一區、這條街,就逛上一個下午。對面街一棟三層唐樓,剛造好外牆圍修,我們都駐足看,我驚訝,這老樓房竟然沒給拆卸,還獲賜簇新的一層白光油,樓上兩層的圓實長露台仍保留着,我說內裡的樓底應該很高。旁邊的途人阿伯說:是囉,剛裝修咗囉。見到我爸有些神往的表情,或許他正回到他的六十年代,他的上海街。

後來我夠鐘要過海,便枴出去油麻地地鐵站,我依然未能改口喚它們為港鐵。地下鐵路,為你建造。我的第一個站是樂富。臨走下階梯,霎眼出面的彌敦道,雙層大巴大巴跟大巴,呼呼虎虎,一下子便回到第二千零一十一年。

9 thoughts on “我是香港遊客之七

  1. 妳這七篇香港確實是寫得頂呱呱,看得我津津有味;非常細心的細節,看得我都有點怪自己對事物的大意。妳這樣才是真正的享受人生呀!

    1. 我們多數去茶餐廳,因為我要飲奶茶,悠悠便點熱阿華田。我也試過夜媽媽在大排檔吃到「乍兩」,幾感動。

    1. 我娘生於旺角,給少艾我爸追遍旺角。上海街我由細行到大真係,小學時經常由橫頭磡經九龍塘、花墟、界限街,行路去旺角,在上海街食完飯,再落廣東道、油麻地。

      到我大個女,也喜會去廟街食煲仔飯、買尼泊爾貨的。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