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香港遊客之四


原來這裡叫作交加街。

我記憶中的地道香港便是這樣的,街道滿載生氣,賣的和買的都有點慵懶,都有時間聊兩句,也有心情問和答。

混雜的貨物統統亂中有序,那些街頭檔主才真是管理才俊。我買大小拖鞋,叮噹藍色三十五號給方芳、粉紅色三十二號給悠悠,呀又忘了自己,就拿起眼前的灰毛絨如腳裹棉胎,無印過百這呀才四十。阿老板站高凳仔,伸高手於紙皮箱內挑,快而準,還擔張凳仔過我試鞋。我的左面在賣菜,我的後面在賣年果,人就在一切中間,在試穿家常拖鞋,怎能不滿心歡喜。

側邊來了一位新客道:白飯魚吖唔該。阿老板娘六十開外罷,如我娘,不紊地接:幾號?有帶定無帶呀?男人答:無帶三十九。阿老板娘便站上摺凳,伸手一掏,嗱。男人就從半爛的欄佬鞋中一抽一穿,就付了錢。阿老板娘多謝,他快步,應該是趕去後面街地盤開工。

另一位老板娘把奶茶跟油占多遞上來的時候送我一聲:呀靚女,縱然一街也是靚女,比起各大連鎖超市商店的機械式發聲:歡迎光臨乜乜物物,起碼令人如沐春風。

歎茶時我靜靜饑餓地看,面前的小販替你的手錶換電芯、對面的店幫你改衫、轉角的大檔掛起許多款恭喜發財。坐在我前面桌子的阿叔,一定是熟客;一個蝴蝶女子高跟邊踏進邊點:凍檸茶!阿老板娘接波:今日又凍檸茶牙!

我在這幾條街的獨自快樂,一息間便將我饑渴的行李箱填得滿滿。

之後的西洋菜街中南圖書公司、通菜街的恭和堂龜苓糕、土瓜灣的魚片魚蛋河、九龍城的一家又一家曾幾何時。故城的最基本風景、普羅的簡單日常,原來是我最懷念的。

 

2 thoughts on “我是香港遊客之四

  1. 看得好歡喜又眼濕濕. 這兩天一直看一位澳洲長大的越南廚師回故鄉認識自己的文化, 他遇上一位在外國長大的越南人, 問他為什麼在二十五年前選擇在越南定居. 他的理由是”Life”. 菜市場的阿姐叫賣, 你一問他一答, 在街頭吃粉麵地道小吃, 小朋友在街上玩大哭又大笑或者打架, 街角的婦人都搓麵切條然後蒸. 這些通通在過度發展的地方也再找不到了. 這些連結失去了平衡, 人就是空虛.
    我小時候媽咪帶我回鄉下我會不悅鄉人的一舉一動, 又會討厭一路上的泥. 在我剛從香港來這裡時我不時想他們知道我是從很現代的地方來, 不要歧視我心裡想. 現在呢, 我知道什麼是一個地方的charming, 過度發展可以悶死人.

    1. 社區的人情方是蝦餃裡的蝦,北國的社區生活和我們在亞熱帶長大的,委實太不同。但有時和鄰居的幾句閒話家常,也總不錯。我想,到最後,我在瑞典生活的時間將會比香港的長。也就疊埋心水,好好發掘這裡的美。共勉!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