稍後見


大肚子老友說感到平安,我想我是明白並懷念那種感覺: 是那種特殊的希望,只集中在一件事情上,私人蜜意,喜悅一步一步,一天一天的長大。等待中的歡欣無由微笑、間或湧起的微微憂慮。髮膚都在蛻變、心跳和紅血都在傳授下去。好像身邊的大樹、街市和日落都在裝修、都在準備、都在互相融融着美麗的那一天即將來臨。

對於收拾行李有一股奇怪的抗拒,是回去的時候有點舉步微抖,怕人和聲和不能再忍受或明白的許多理論與天氣,更怕既熟悉又陌生的、不停重覆的如訪問的對話。

給家人的禮物和二手小孩衣倒已打點套當,自己要穿的就一個從衣櫥裡勾出久久的夏裙子,原來條條款式差不多,悶死自己。卻又說會轉冷降至十度,那其實對我們有利,從零下十度一下子飛落正二十度,的確要慢慢來。

我好希望慢慢來,已是徹頭徹尾的瑞典人作風了。會按孩子倆的腳步慢行我想帶她們見的,媽媽紀念中的香港。

敲定好些有趣的相聚,和好些相當有趣的人,期待的是鮮美的廣東話、起揚的一下相遇。

新一年的路向是收窄,所以要收拾。不夠好的刪掉,無需要的不要,留下的便要好好穿、用、談、讀、寫,要流動而不滯,要上路慢行而不回頭。

先祝你聖誕慢樂!稍後見!

7 thoughts on “稍後見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