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晨二時三十四分


夜深了,今天沒喝過咖啡,沒大作為,沒份外的快樂不快樂,平靜和平淡,安樂與安詳。

來來回回看各大航空、旅行社、字和相片,一腦子特惠附加四日三夜千個組合,彷彿每一個微小的決定都有罪。最後我行開,再一次證實事件的最根本:要飛的翼不復輕。

昨夜再看重慶森林,給梁朝偉把襯衫攝進牛仔褲的美貌逗得笑了出來。王菲擅闖他人物業給撞個正,嚇得躲在金魚膠袋後那個表情,讓我記起戀人的故事。

我卻依然躲在虛構的情節和名字背後,記起並記下,想是曾經接近過、接過的信、語、情緒與衣着,委實太出力了。

有一盒照片,就在我們睡房,愛情的證供,放在當眼處,不動,不息,就在冷雨夜裡不想歸家。

愛情這回事,許久沒想起,以為那是前一格,彩色菲林,可和昇華又無關,可以並存,可以逆流,做甚麼也可以,不做甚麼也可以。

也許久沒夜深寫,雨好像停了,有點肚餓,不如去煮個麵。

我抬頭,面前的牆上大照,有娃娃方芳、娃娃悠悠,媽的,竟然分不開妳是妳。

5 thoughts on “零晨二時三十四分

  1. 睡不著時我也喜歡來個餐蛋麵,吃個開懷天下好似再無難事。

    有些愛情不需要證供,它無聲地在那一兩句早晨與晚安之間流轉。

  2. 為什麼不喝咖啡?
    我最近覺得到了這個年紀應該減減糖﹐所以奶茶咖啡照喝﹐但不放糖﹐或最少減半。
    “沒份外的快樂不快樂” – 我也常這樣。好像平靜﹐但其實有點悵然的。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