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雨夜


今夜下冷雨,綿綿不消的,無由我想起四個字:失戀良藥。

失戀的人都不能正常運作,奇景我好多年前目睹過好些。

阿甲一個人遠飛布拉格,天天呆在查理斯橋畔喝啤酒,那橋,好端端人一個站到上面也會愁的,她敢死。

阿乙的姐夜電阿丙,說她妹要生要死,阿丙急召阿丁同飛過海,眼腫阿乙開門時忙道不好意思。三個人在客廳坐下來,阿丙阿丁一人一句究竟在勸還是罵,阿乙明顯沒聽入耳。

因為後來阿茂橫越大西洋去叩阿乙的門,撞鬼般。

阿丙偏偏搬去那人邊,當不成愛人,就當鄰居也好。

阿丁最戲劇化,去整容。

阿己較典型,把自己關在家,一個星期不洗澡,酒樽滾向牆角。

阿庚決定大愛不敵離鄉別井的挑戰,未知生恐懼,恐懼淹死愛,斬斷情絲之後同時和最好朋友絕交,最好朋友一直沒後悔聳恿其應巨愛感召。

阿辛用了太多年去吟沉逝去的一段,磨折了朋友的聽覺不打緊,那度死氣終歸再遇生機,那種冷靜才嚇怕朋友。

阿壬在零晨中環透露了事發片段,同場的人都不哼一聲,對於那個被評為一百零三分的人,大家從沒見亦不需見。

阿癸只管睡,睡足兩天兩夜,中間聽到屋中有人說:煮了白粥給你。

你呢?上回失戀,身體的反應正常嗎?

一個二個,自然都是我的朋友,和我。

你來猜罷,我是阿水?

7 thoughts on “冷雨夜

  1. 原來我掩飾得絕,大家都把失戀的我想像得好頹,救命!

    michelle:不是綿羊夜半給你好看罷,又,我孤寒,怎會去整容,係都擦餐飽好過。

  2. 失意時借酒瘋在卡拉0K不知唱了多少次冷雨夜、灰色軌跡、全是愛等等,大家後來也知道我down時唱K勁點Beyond瘋完唱完便沒事人一般了。

    紅塵前事當時痴迷醉,轉眼一看成空如浮雲。

  3. 青提子釀成陳年花雕,老來樹下品,談風月,什麼也可直說,無妨。

    我阿水那年變了個人,自此我媽不敢再凶我,嘿幾好。

    如今回頭看,當時愛的是別人還是自己?

    Michelle猜甲己丙,我估己庚辛。

  4. 甲己丙都是你,但怕你沒有整過容吧😉
    零晨二時三十四分你在寫博,我在推車。
    胃奇痛,三時三十五分沒有爬上床在這裡寫留言,雨又下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