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我好想你看看這個音樂錄像,先看背景,這是我城哥德堡的初秋貌。

裡面有小狗尿尿的黃葉大道,我最喜歡的Vasagatan,所有建築都過百年,發達了的話,我會在那裡挑個單位,在鐵和銅枝鈕花的陽台上遼望我曾一讀的大學校園,那些年青妙麗騎單車的大學生。

見到藍色的老電車嗎?我和方芳悠悠入城裡會坐的,最舊的一款七十多歲了,悠悠定選最後一排座位,跪在椅上看車窗溜過的路軌、和路軌之間的小野花。

城裡的河畔,夏天美好的時候。我和方芳坐在石蹬上吃自備的麵包和果汁,之後沿着河邊,步向古老的室內市場,看新鮮蔬果魚蝦蜆、手製巧克力、羊肉檔的內臟、買一盒英國好瞓茶。

我城哥德堡的小鎮風情盛,樹和水在近、廣場的青銅像和大大盤的時令鮮花,冬天也不絕。官方設計的城市新標誌,將地名Göteborg中瑞典文字母Ö 頭頂那兩點移到右手邊,成為go:,襯一個天藍地色白字,好看極。

片末的碼頭,就是我們的船會位置,那艘白色維京木船,我十年前第一次見便歎美,它名叫Tärnan,每年盛夏都見船主一家在洗擦和掃新油,博士屬實幹派,說木船一定要好好保養補漏,用心用時用錢,不及鋼船硬淨耐航云云。

然後到音樂。

他被譽為做「哥德堡之子」,「面色白得像有病」是我對他的第一個印象,八、九年前罷,我就在Vasagatan上見到他,有些面善,一龐白褲,瘦削而高。步過他身旁,見他在替路人簽名,瞬間記得他便是那位風頭創作歌手Håkan Hellström。才剛出道的他自寫曲詞,以比鴨更難聽的聲線唱着Göteborg的故事,難聽,所以我記得。

好記得一位在本地讀音樂大學的同學評過,他根本不會唱歌,不明白為何那麼受歡迎。

有些人就是這樣,奇奇怪怪的便紅到死,但Håkan Hellström不是。唱LIVE的時候,這位吸血殭屍貌的哥德堡之子,魅力就如… 張國榮。

我一直有聽他,旁聽式,十年了,已經是瑞典最頂尖的流行男歌手(女的是Robyn,仲正,找日再寫她)。是剛剛推出的新唱片Två Steg Från Paradiset 《欠兩步到天堂》,開車時在收音機聽,搖滾得我好開心,鴨聲也沒了,認不出是他。

昨天瑞典土產音樂Streaming 網Spotify 放這新碟,我今天聽了一朝,盡興到不能。

你再聽聽。看看。我的音樂我的城。

5 thoughts on “go:

  1. 我喜歡這調子。

    如秋風中林蔭大道踢踢躂躂走,哼著歌。我說你這篇。

    我的音樂我的城,我的愛人我的家。

    沒什麼比心落地了更踏實更溫暖的感覺。

    1. 但係我時時想飛喎。

      講開「有時」這兩個字,是否流行產物?乜乜有時、物物有時,很多博頭標語都是這樣的,為何?

  2. thanks for sharing the MV (and your city)!

    i think 哥德堡之子 got some charisma. his voice, well, not that bad. and i love the way that he kept smoking in the MV. you know we can’t see smoking scenes on hk tv anymore.

    1. 我起初覺得他吹煙太多,但又想他不過不扮野。歐洲artist比起亞洲的,相對「誠實」。

      和我妹談了一會何為「型」,你記得林振強在九十年代為一周刊出世的主打slogan:「唔扮野,做自己」。

      那就是最最型。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