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吟之十


雪和雨一齊來了,冷的氣氛由灰灰天廣播,我用花紙糊在悶悶書櫃壁上,格格不同,現在有松鼠、狒狒、鳥兒排排坐,端的是一室春央,再特選我的玻璃瓶瓶列在前面,格格不同,現在一轉入廚房,便看見玻璃後面先有巧克力餅乾、餅乾後面有春葉蝴蝶。

小小惱人的問題:應該將所有玻璃瓶瓶同置一櫃,抑或碟碗杯叉匙同排一隅?這是上等管理問題之餘,同是美學實驗,更要配合真實需要。如斯日常細軟超越了無聊的本質,有助將我的注意力集中在我能力範圍以內,相對霜雪,美好得多。

周末連綿冷雨,我們撐開四把傘,一心想看城裡設計博物館一場免費中樂演奏會,長龍,入場券派完了,沒失望。我說既然來了,就不如看設計。那不就是我們的古老麵粉打團機?還有我拾來的藤椅,都原來列為瑞典時代設計。

我天天都有看新舊設計聞,因為有趣,也為了每月一寫的號外專欄。看而不買,投入而沒投心。最愛看建築,覺得那才是一技之真長。木和白色都是當下的北歐潮流,卻非我心水,假如我活在一室手繪七彩西班牙、北非的瓷磚中,肯定笑哂。

有時收到新聞稿、開幕聚等電郵,多數都是擱在一旁,好想去的一個如會見Annie Leibovitz,卻死遠在斯德哥爾摩。看似逍遙的我,有着相當的矛盾。

周日寒雨天到孩子爺爺家,他談起往事定動聽,行船人冒險記章節源源不斷,越老越記得起。老爺是引擎室阿頭,說當年接急柯打,要從中美洲飛經紐約到荷蘭,剛巧瑞典護照過期,便將海員證明文件呈給機場入境官,心明來自中美,好好歹歹要從實,官員瞧了瞧他的海員制服,說:「你在這裡等。」

十分鐘之後來了FBI官員,命令:「留底你所有證明文件,明天到KLM 候機樓等叫名。」
老爺好鎮定:「我現在可到哪裡?」
「隨便你。」
「但我甚麼證件也沒。」
「有問題的話,說是FBI的事。」
老爺說,他眼光光看着證件給扣押進一個長形公文信封內,封好,上面印着大大隻FBI。

第二天老爺提早幾小時度KLM候機樓,果然被廣播叫名,那只大信封送回他手上,如甚麼也沒發生。只一句:「你自由了。」

5 thoughts on “秋吟之十

  1. 爺爺的故事很動聽,我公公也是船員,我卻沒見過他幾面他便走了。
    “看而不買,投入而沒投心。”很難做得到,上兩星期強壓購物慾自己折磨了自己大半個月,我愛那些不貴重卻又不是有錢便一定能買到的舊東西。

      1. 我所說的正是舊物!!!!

        一部超過30年歷史的寶麗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