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吟之五


自小便一日一蘋果,八、九歲的時候跟着卡夫奇妙醬瓶背的介紹,把紅蘋果用餐刀削皮,切粒,往瓶裡掏一大瓦匙,拌勻,蘋果沙拉便一個人吃盡。媽媽和妹妹應該有嚐過的,可能嫌生冷,印象中我總是夏天的周日時做給自己吃。

慢慢發現,悠悠的臉不再天天泛起蘋果紅了,五歲小女孩開始脫離小小期,骨架實淨了,肚皮沒大鼓鼓了,像方芳一樣,手和腳激烈在長,除了雙手的指甲,都給悠悠自己咬掉。

是第三個秋天處理園裡的蘋果樹了,一日一桶檢、洗、切、煮,一輪工夫下來也就忘了吃。那天我忽地想到「蘋果湯」三個字,便嘗試用多水法,加方芳以為是水晶的大塊冰糖,煮好後隔走果皮果蓉,便成為早晚餐暖飲。因為沒比蘋果蓉濃和滯,我喝得舒暢,便起勢的做。

之前是有埋怨的,太多蘋果了,我都趕不及拾起,每天起來往外看,園裡最大兩株蘋果樹下滿地是跌落的果。廚房還有兩桶在等我,有些表面小損傷的已開始發爛。後來讀了一則蘋果處理文章,說室外溫度低一些,更適合暫時貯存蘋果,那就好了,天大好理由,我索性不拾,待再煮前才檢。

另一副讓我切齒的蘋果肉身,熟悉我的定知道,就是被咬去一口的那一只。我的第一台蘋果電腦出事,螢幕中央伸出一條脷,我從西貢打的士到旺角,把大石捧在懷裡,擠進家樂商場永恆擠迫的升降機,哥哥手指一按,卡在裡頭的光碟給吐出來,蘋果翻生,成為九百元。

感覺如把生病的愛人擁着去看醫生,忽然緬懷那只西貢蘋果,你的密碼又是一場故事,找天再記起。

8 thoughts on “秋吟之五

  1. 還有﹐蘋果可以煲湯喎 – 雖然不知外國人能否接受…

    材料:
    蘋果 (連皮﹐只需切掉芯)
    豬展 (或者求其豬肉喇)
    無花果 或 蜜棗
    南北杏 (沒有就忘記它喇)
    雪耳(也是沒有就忘記它喇)

    (我會再加鴨嘴梨﹐如果你沒梨我認為你加點紅蘿蔔也無嘗不可)

    鹹的蘋果湯﹐也是好潤的。

    1. 我煲過一次,落了薏米,用了青色那株蘋果,稍酸,我照飲曬,成煲。
      待紅蘋更紅了,再煲,就快了。

      1. 嘩佢真係好大胃口,那杯奶茶嚇得我差點奪門而逃。

        又:為什麼不可以切片晒苹果干呢?這邊八珍有得賣,貴到死。

  2. 一年多前我電腦死硬盤,我也是飯也不吃便捧著它去找電腦哥哥修理。口中一直碎碎念:別有事,有事我也不要活了!好變態。

  3. 說起家樂。

    5年前爹爹從哥哥家搬出來與我回歸小島,年三十公司放早,下冷雨,他忙著去那買零件,搬出來前為他們砌台電腦,順便取什麼信用咭送的單車,鬼那麼重。

    搭電梯的陌生男子,瞧見他的狼狽,送他一直到的士,他後來真不能相信,我說何奇之有。

    那台電腦後來過時了,我郤總想著年三十傍晚那幕,又拾回來,放在我卧室旁的書桌,看著,覺得很好。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