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大奧之蜜書


我們見面了,我是由衷的高興。

你是我熟悉的人、事、氣、息,你的天線就在我頭頂,我的頻道也對位落下你的大鑊中。

不費吹灰便以相近之聲談着,對証着阿丙阿茂的人情、阿珠阿九的世故,一如跌身久別重逢的舊世界、大花筒。一個我竭力放低的章節。

感覺如重遇在香港笑着捱的舊同事,沙浪說的一矢中的,你如小朋友般纏着你喜歡的人,我何嘗不是。

你是我某些親近老友的總和,包含着許多個我最親臨的特徵,竟然立在我的廚房間跟我鬥八,令我樂透,一時轉不過港台詞來招架。

又一如我最親近的老友,直點我一一不善之處,我最尊重別人的誠實,真心多謝,我在隆重的檢討。

一盤炆冬菇怎能滿足你表面的尖銳要求,但我又仿佛見到,裡面那位小朋友,在笑得臉鼓鼓。

一個人在遙遠的他國,如我,愁的時候我不用讀也如細碎芝麻的溴得着,那天晚上你重述病發之事,圍着聽你的女人個個母性大發尾頭皺,你不覺得那一刻,空氣中剎那泛起片片相依的微妙嗎?

上一封給寧和女神的蜜書裡,提了甚麼人造就甚麼樣的孩子,這些綠豆豉油豆腐的精髓,早就駕馭你我不完美驅殼的屏障,美味揚在觀眾口裡。

把你送我的書上架時,見其中兩冊和我的重疊,那會心如星座輕觸動,我借花敬佛轉送了阿香和阿高,兩位同樣愛書的人。

那只瓷瓶上面排滿春夏的花果,都是你我的極北養份,現盛滿香港飛來的台灣高山茶葉,立在我的廚櫃當眼處,每次行過,星辰一閃。

謝謝你。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