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來的莫札特


從沙丁島飛一小時降落羅馬城外小機場,轉乘巴士到火車站、再轉半小時火車,黃昏時份到達山城 Marino。

細小的火車站月台上一株大棕櫚樹迎接我們,兩度車軌中間有一座老舊的金屬高塔,如一個龐大的水龍頭,我從未見過,博士說從前的蒸汽火車頭駛入車站,那水源便用作冷卻蒸氣引擎和添水。

我們兩個一人一個背包,右手拖着一個行李箱,四樣都是攜帶上機的手提行李,便是我們全部的行裝。他的左手拖着悠悠,我的左手拖着方芳,一直沿斜路往上行,找朋友預訂好的旅舍。

是這裡了。白色的三層厚石大樓,Marino 鎮的唯一便宜旅舍,高高樓底、闊大的窗、庭院清涼地散落好些舊木椅。接待處無人,我們便四處看,門口的歷史介紹說,這裡前身是修道院,建於中古時代,貝多芬本人曾在此留宿了一段日子,我忽然有一些榮幸的感覺。

天色暗下來,接待人甲出來,老花眼鏡一雙微突的眼睛,問了兩句便叫等一等。剛才上斜路的汗,給現在庭院送來的山風撫靜下來。接待人乙出現,三十開外、瘦削、黝黑皮膚、眼神有點緊焦,坐着輪椅帶我們乘升降機時,不忘用簡便英語道莫札特曾居此間。

房間相當大,樓底更高,三張碌架床其中四舖已弄妥,博士把碌架床移動為雙人連大床時,我笑道這兒飛滿如愛登士家庭的氣味,一定有鬼。

天氣盛熱,便宜旅舍自然沒風扇,可山風寧人,五個晚上我們都睡得好穩。白天出門回來總去公共浴室淋浴,一天兩三回,方芳悠悠當遊戲,脫清衣服圍着大毛巾便跑出房去。

我們此行,其實是參加朋友新生女兒的受洗儀式,爸爸是瑞典人、媽媽史蓮娜來自Marino,都是我們家的好朋友。二十五個瑞典飛來的家人朋友,聚集在這迷人的小山鎮,有時在浴室門外碰上,大家包着毛巾便就地閒談。

最後三個晚上,我們隔壁的房間都傳出古典音樂,很大聲的鋼琴協奏曲,夜來上洗手間,經過隨意放在走廊的那些大檯古董鏡櫃,我會停下來,望入鏡中,伴着走廊盡頭的抑揚鋼琴聲,我總希望鏡裡回望的,是莫札特。

4 thoughts on “夜來的莫札特

  1. 莫札特好!我記得好久前看莫札特傳,他開心的鑽桌子底下。天才多愁,開心鬼莫札特人人愛。

    1. 我幾十歲人才開始聽古典音樂和想讀金庸,卻嫌時間太少,有時便如1Q84的青豆,把臉扭成一團,自己發自己難。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