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未起題之三十五。阿修。


出發前阿修已經訂好了車子和沿途停留的旅店。

他們從馬德里出發,一直駛向南下海邊。阿修的家鄉是名信照片和年歷最熱門的示範,高高的雪山、寧寧的大湖。沒能看海的生活或許令人稍稍不安,那浪濤據說擁有洗刷舊和痛的功效,於是夏天的時候,人們便追隨大海的呼喚,越過邊界,去遙遠的沙灘,目擊細浪將幼沙把腳趾掩蓋的奇景。

來到海邊的小鎮,旅店接待處的胖女人把鑰匙遞給阿修,瞥了伊伊一眼。伊伊把短髮束起小辮,抹着汗說:「我們這換了泳裝便去海灘!」
阿修微笑:「看你還比我心急。」
「我想知道這海水是否比我家那些的鹹。」
「或者是,或者不是。」還向她眨了左眼。

小木屋在旅店範圍的最後面,南部陽光反照在太陽花的艷黃花瓣,刺得發亮,開門的一剎那,伊伊未能一時適應室內暗光,眼前一黑了半秒。

然後看到兩張單人床並排着,阿修仿佛看到她眼裡閃過一絲失望,若無其事的說:「都沒其他空房間了。」

沙灘離小屋不遠,只需開五分鐘車程,伊伊一路沒作聲,把眼睛收藏在太陽鏡下,有點後悔沒提議先入鄉隨俗小睡片刻才去游泳。

「我剛才在接待處,看到今天晚上有樂隊。」阿修想去看。
「你想去看?」伊伊仍看着前方。
「你呢?」
「我沒所謂。」

這個海灘很長,望不見盡頭的細沙,如有些回憶在時光裡的復去又來。阿修把大毛巾舖好,坐下來塗太陽油,伊伊的掌在背部打圈時,他覺得她的雙手有點冷。

塗完自己的臉孔,她便起來走向海邊,也沒理會阿修已趟下來曬太陽。

浪有些大,水有些冷,未來之前的興奮都沒了。水深在膝蓋處,遠望茫茫大海,伊伊對自己說:「那邊盡頭便是。。。非洲。」一邊用手掌撥水拍打胸前。
「冷嗎?」原來阿修站在岸邊,微笑着看她。
「不冷,來呀!」
阿修便大踏跑下水裡,淺起了一團開心的浪花,走到伊伊身旁一手把她抱起來,拋下水裡。
伊伊大叫着冷,站穩了便把一掌海水潑向阿修,報復。

阿修再曬太陽當兒,伊伊獨個兒沿着浪潮拍沙的那條線,一直行,一邊低頭看着腳趾給浪沙掩蓋之後,退下、湧上、再掩蓋。

晚餐就在旅店吃,胖女人捧來大瓶冰凍山桂亞酒,阿修替伊伊倒滿酒杯。微醉的時候她便不停說話,今天輪到小時候到泳池的故事,阿修不醉,微笑聽着。
註了一句:「你小時候好像很頑皮。」
伊伊接道:「所以現在不。」她,開始媚笑了。

非洲樂隊的熱情羊皮鼓節拍如山桂亞酒的甜點,把他倆的腳步越拉越近,涼鞋前頭的兩雙腳趾觸着了,交纏的幾秒之間,說了話。

墜落在伊伊的單人床或許是因為位置較阿修的那張更接近房門口,他感到有如下午海灘那股太大的浪,她感到有如下午沙灘那無盡的細浪,兩雙腳趾在抓緊互相的帆。

阿修先起來,沒把洗手間的門關上,就在馬桶坐了下來,;伊伊忽然有點訕訕的,抹了額角的汗,把臉別過去,聽到外面非洲羊皮鼓的聲音背後,還有遙遙的浪濤,從海邊傳來。

阿修仍坐着,她的背部線條像家鄉的雪山,雪山下還有另一個女人在等他。出發前女人說:「你甚麼也可以,之後回來便好。」眼前的這個在想甚麼,阿修不知道。

第二天、第三天的假期,伊伊和阿修重覆着第一天的動作,去海灘無愁、吃晚餐無醉、跳舞時無隔、交歡時無念。

第四天在候機室,阿修懷着選擇和決定,在伊伊唇上吻別時,觸上了她那一滴淚,鹹鹹的。

伊伊送別他的背影時,眼淚已不再流。回到自己的家,總會在颱風把大樹吹得嚮亮的季節,憶起阿修坐在馬桶的那幅畫面,沒把洗手間的門關上,她一直想,那其實代表着甚麼。

8 thoughts on “還未起題之三十五。阿修。

  1. 我在LA的酒店讀這個,氣氛很對。人不在香港,就忽然覺得不緊張,甚麼都没有太大所謂。(對不起,離題):)

  2. 一晃,我又以為是黃碧雲,那喃喃自語的女子。

    還未起行,街上開始有月餅告白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