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乳記。以及事後。


陽光休在雲後,早上十時一骨。

半身裸露我袒袒站在兩位護士跟前,報告自己的身份證號碼,年長那位接著解釋過程,說會拍四幅照,每邊乳房正側面各兩張。

剛才在更衣房,只一張椅和牆上的一個衣架,沒有我以為的白袍,明白了。接待我的護士之前吩咐說,稍後會敲門。我脫下外套、上衣、胸罩,坐下來、又站 起來、把外套穿上、又脫下、把上衣披在肩罷,敲門了她。

我坦蕩蕩,回答年長護士連串提問:乳房有沒有動過手術、有否吃激素藥物、家人有沒有患過乳癌。我留意到自己雙手有點不知放在哪兒的氣氛,便垂直自然貼在兩腿旁,記起如從前當童軍的站操貌,年長護士彷如童軍長官。

那部機器的設計顯然下了心思,線條呈橢圓,主體周邊還是淡紛紅色的,整部器材不算高,只約兩米左右,我問是否素描操作,年長護士邊用手把我的左乳向前擠,夾在小平台如上面正在慢慢下降的透明膠盒之間,着我把頸和擰向她處,便答我:這部Siemens 不是掃描,操作原理如X光一樣。

夾落的一刻感覺微微壓痛,眼看着自己從不算突出的乳房給她擠出了一團肉,我想起五個字:肉隨砧板上。轉頭看年青護士電腦桌前的玻璃倒影,我的裸背微微向後弓起,手臂擱在紛紅Siemens上,左乳畸形地向前舉着,如三文治中間的火腿芝士。

五分鐘不夠便前左前右側坐側右拍完了四張X光片,年長護士說:「檢查結果一個月內寄到府上,若一切正常兩年後再召你檢驗,這裡是繳費單、自我檢查指示和你的車牌。」

我仍然袒蕩蕩,年青護士看着螢光幕說了句:「很好。」
「你們一天照多少個?」我明顯已忘了,或是已火速間習慣了自己坦蕩蕩。
兩護士對望在心算,年長那位答:「也有五十位。」
「謝謝。」我便退回那小小的更衣房裡。

下樓梯時有一位婦人正上來,手裡拿着和我一式樣的乳房檢查通知信。年紀五十開外罷,可能是第五、六次來接受檢驗了,今天才是我的第一次。

在樓下的麵包店揀了四個紅莓醬脆餅、一個薄皮麵飽,共四十二元。剛才的檢查費用,才港幣一百塊。四個脆餅稍後五時帶去悠悠幼稚園遊會,七時才完,看來回家後大家吃點三文治喝熱華田便成。

在車內吃着飽,記起之後沒零錢在泳池外泊車,便又折回另一家士多。門口的小報頭條道:六月天氣預測這般熱。這個「熱」字,瑞典文是varm,如英語的warm。Hot這個字,太少需要用,所以瑞典文中是不存在的。才二十五度的盛夏天,瑞典人便嚷jätte varmt 好熱呀!我說:「真怡人。」

我的泳衣是三點式的,跟周圍九成九的女泳客一樣。我的上下截還是不同款式,因為上截太舊給我隨意挑了另款新的,沒所謂,人人都袒蕩蕩,沒人會瞪着眼鯨任何他人。
假如在香港,或許我會穿回更舊的一件頭泳衣,是環境令人自覺,還是我的自覺仍受環境牽引。

上周在意大利,小妹把幾本香港雜誌傳給我,媽的一本由頭到尾都是瘦乜瘦物廣告,另兩本一味吃和買的亦非常貫徹始終,我妹說還是天天出版一本三冊睇死你為止。晚上方芳睡在身邊,我讀着、越揭越快,想過不如帶回瑞典和香港女友們分享… 媽的,分甚麼鬼消費享甚麼空資訊,便一卡叉掉落垃圾桶。

2 thoughts on “照乳記。以及事後。

  1. thanks for sharing🙂
    yea, it’s time for sunbathing, HK is getting hot (real one ar). Just saw the ad from H&M yesterday, HK49.9 for bikini, price is the same as Phuket, kekeke…

  2. 多謝報導過程﹐醫生年尾會叫我去照的了…
    另關於三點式﹐現在全港海灘到了夏天全是三點式呀,另上下截是毋須同款的﹐那才時興。不過當然﹐香港海灘上的﹐99%是少女…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