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空【四】


碧空【四】

窗前的蘋果樹開始落葉時美不美,我把掃落葉的活兒直推到天涯,才死鼓鼓出去後花園用大叉扒刮滿地枯魂。花園花落之前假若讀完一章晚蛾,人便隨秋黑靜暗下來。

我給她覆了一封短信,多謝遠方的心意,沒有如實把蛾蝕現象相告。而我彷彿連事後筆吐的文字也有她那微微的沉沉氣氛,我是由衷地不喜歡這樣的暗潛影響,於是趁日光僅餘一小時前,出去城裡鞋店看。

原來剛好碰上減價。

這邊架子掛起了兩牌長靴,黑色棕色真皮縛帶打釘高跟流蘇,我在找一雙甚麼也沒有的,可以嗎。

轉過身另一邊的小架子上又放了一堆,剛才列明減價後七百塊的,誇了中間的一個空落到彼岸成為三百。

「請問這個二手類別是甚麼意思?」
「即是有些瑕疵的,所以比一般減價貨更便宜。」
「那其實是甚麼瑕疵?」
「對對不同的。」
「我從來不知道連鞋店也有次貨的。」

小姐不甚了了,結賬的時候,我一廂情願地懷疑她沒表情的臉下心存歧視。

我學會了歧視自己,是由當了母親開始。

黃碧雲寫自由,可是為了一早知道自由與人生無由。記得她的一個短篇說悼兒,還未有機會面對世界便被殘酷的腹中胎兒,那時候仍然獨身,以為自己好自由的我夜來讀著也覺陣陣痛。今時今日,真正成為了母親,體驗完兩次自由消逝的過程之後,有時會想起她那短篇,便毛骨悚然觸目淌血。

一個人和自己的戰爭,不能滅聲,不擅褪色,總會在你一個人的時候長伴左右。

我的確有懷疑過那死胎跟作家的血連,我幻想有朝一天有機會跟她見面時,會夠膽開口問一句:「你究竟快樂嗎,黃碧雲?」

/待續
/碧空【一】【二】【三】
/全文刊登於香港文學雙月刊 《小說風》第十四期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