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空【三】


碧空【三】

你有沒有一個習慣:吃雞的時候把最喜歡的部份留到最後?我是雞精,小時候的周日合家早餐,例必在新區的露天茶樓點一大碗白切雞湯瀨粉,冬天時換白切雞飯。我總是把粉或飯混和著那小份薑荵先行幹掉,然後用筷子把雞皮和嫩滑的雞肉分開,將雞皮擱在碗邊,先吃雞肉,那天善心降臨的話會把一塊送到媽 媽碗裡。然後雞肉和我滑為一體了,終於來到白切雞湯瀨粉、白切雞飯的精終點,在把那儲備在側的雞皮一塊一塊送進舌上的當兒,每個星期天的早上,我究竟在想甚麼?

將最珍貴的留在最後一刻,吃雞的習慣延到閱讀珍愛時,未敢把戲肉大快朵頤,怕喜呼呼的密切期待會如蒸氣般刺熱死而歿。晚蛾,帶著撲燈火自滅的凄涼,以及舞影銀月下的孤獨的美,如她在書頁中的照片,黑披肩上的織花紋任它多柔麗,也不夠一雙明明靜伏在膝蓋的手背上,那兩條微微窿起的青筋暴露的真相,如土墳泥面茁然暴裂出來的一瓣枯花。

我沒以為她會笑,她怎會笑呢,千擔重的文字就從枯花的灰蕊中吐出來,跡近嘔出來的猝猝。 沒有逼人效果只是生出了好厚好厚的一層透明的鋼,拖在你腳底沉下深海。

我明知她不會笑,她怎會笑呢,所以失失慌的先讀那篇引讀訪問,在我的淨几明窗前,這樣的一個秋末早上。

也忘了一共用了幾多個晚上爬讀著晚蛾,來來回回的片段,情感和緒意撕成雪花散落時下著一天一地的黑, 令我想起艾慕度華電影Volver裡,那一群披織花黑紗、肩傍肩坐在房裡哀悼死人的西班牙女人。

彿明高的噪動,紅色大扇撥起一團燎原的火,死亡啊,多麼多麼的浪漫在眼前。

/待續
/碧空【一】【二】
/全文刊登於香港文學雙月刊 《小說風》第十四期

2 thoughts on “碧空【三】

  1. 的確沉重得讓人想起Volver,明明色彩斑斓卻紅、橙、黃、綠、青、籃、紫都矇上了一層灰。
    那灰,我怕。

    另女兒也剛剛愛上雞皮,兩歲人兒的雞皮應該又鮮又黃吧!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