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


八月寧靜」第374頁,陳寧寫:「對喬伊斯(JamesJoyce) 而言,寫作如勞動,寫字的人每字每句帶著重量。某種責任的重量。希尼(北愛爾蘭詩人Seamus Heaney) 說,寫作把人帶引到稍稍超越自己的地方去。」我有時一早一口氣寫完,感覺舒筋活絡,那一天人便會輕鬆多。唔,就有如靈魂出竅,如毒品的所謂力量。那算不算是「稍稍超越自己的地方」?

北島的詩像一塊細密白麻布,籠罩着事情的聲韻,骨裡暗湧。最近在找好詩來讀,你有何推介?又,怎樣才是好詩?如流行歌,曲與詞飆正你死穴者,是為好。

大黃間中便推介阪本龍一的鋼琴演奏,這陣子在Spotify找來他的幾套電影配樂細聽,和林憶蓮相間着,有種靜靜的說話氣氛。然後轉調,Grizzly Bear 的輕巧前、Sting 的虛幻後。Nothing Like The Sun,屬於1987年的卡式帶,後來我在尼泊爾高山夜晚,冷冷月下聽着Sting 的一句 how fragile we are,信到十足。現在呢,覺得相反的方為真相,唔,要聽他的Message In A Bottle。

我有時是盲目電視迷,迷的一直是謎語般的荷利活系列:The Twilight Zone, Twin Peaks, The X-Files 到LOST,以及得啖笑但又窩心有時的如Friends, Ally McBeal。你不要跟死硬派坳,那等於把頭撞牆一樣。2004年第一季LOST,逢星期三晚黃金九時前,把剛足一歲的方芳呵睡好,便眼釘釘着我生活的唯一世外。六年後的今天,方芳九時仍未眼碌碌,末季LOST被打落到夜晚十一時,我一樣穩守在公仔箱前,靠咖啡和生活的唯一刺激。

John Locke 的變臉令我想起好多人。
Jack 的正直得幾近幼稚令我想起幾個人。
Kate 的不自足令我想起一個人。

3 thoughts on “最近

  1. 我老公鐘意Hugo,那一個卷髮的大個兒。我呢,只有陪看的份兒,其實不大愛看。

    早排出的Fringe和講外星人的那套 V,好好看,吃薯片的當兒如是想。

    同你一樣,小孩小時要隨時候命,晚上的夜奶只有電視陪我。掃風的那刻又悄悄轉台,因而看了差不多一半的Sex and the City兼勁多重播。

    1. 喜歡HUGO的人都跡近善良如孩童,我也有一點喜歡HUGO。

      LOST是這幾年唯一在追看的電視節目,我喜歡好多人:Jack, Kate, Penny, Julie, Hugo, 前幾季的Ben也大放光彩。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