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未起題之三十三。西域。


羅莎明明嫁了去塞浦路斯,陽光和地中海橄欖也不能把她源自大都會的多情和貪心滅亡。回去渡假時,約了西域在大酒店的咖啡室,說我還是愛你的。

西域好人,和她擁抱,陪她辦年貨帶回地中海,送機的時候羅莎還給他吻別。

之後遇上詠棋,那甜姐兒最絕之處,是令人甘心命底的為她服務,不論男女。

有一次大夥兒在新界玩聖誕化粧派對,詠棋不知怎的發起脾氣來,西域和碧羈臉也冷下來,左右門神般拖著詠棋進房裡去融融。阿陽不了了,對於利用從來不齒,明明一室歡笑,最怕有人上演是類戲劇。

或許就是阿陽太無戲,西域和她兩個人吃飯看電影,就落在好朋友假情侶之間這都會最常見的種類。

西域說,羅莎又快回來了。
阿陽心想,去死罷。嘴裡沒能說甚麼。

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的牽涉,在這彈丸小島常常有沙塵暴般的不可思議和收拾。

於是阿陽寧願和阿賢沒了沒的聊、搭上一副無關痛癢的表情。這城市太過份,用不著將一切上心。

詠棋呢,自然離開了。把碧羈恨恨的丟在太陽之城,一個人飛到盡頭。那幾個月,碧羈坐在家中的地上將空樽滾來滾去,生命的意義跟著落地。阿陽後來到沙漠之城探望親愛的碧羈,才聽到這分手故事,不相信愛可以把一個元神遣散到阿爾卑斯山去。

西域去接新娘那天,電話響起來,阿陽笑意依然,朋友天各四方,沒關係西域想,我到底是找到了。

2 thoughts on “還未起題之三十三。西域。

  1. 以前有個女孩叫阿桑。阿桑唱歌,唱山裡的野百合也有春天。

    我看浮生路,想著,若有一天,沒了消息,記著寫,一張小咭,你歡喜的未起題的,阿陽也好阿賢也好,阿桑也好。

    1. 浮生路真的恐怖,我們在最大雪的夜晚去看的,我穿著紅色大衣如厲鬼,散場候嚇得半死充充入老麥點蘋果批。

      上星期看紀錄片HOME,句然感受相若。
      一不做二不休,去租埋2010先。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