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累


據說瑞典文有一樣東西叫vårtröt,中譯為「春天的累」。科學解說經過長長寒冬,身體復甦的步伐未能配合大自然的心急,收縮了一季的血管一下子對沸騰如春水的血流應接不瑕,人,便如我家剛溶雪的草地,軟裸裸的。於是睡得特別多,溫吞的人是我。

雪。那真確神奇。剛過去冬天塌下來的雪是十年來最洶湧的,以為起碼要待幾個星期的春溫,方能將之溶毀。誰料春天說來便來,微雨非最強,殺手原來叫春霧,只消兩三個清晨,就把路邊一堆堆灰污冰蝕個見底!鞋底和地面終於重遇,鞋底說:我去換副春裝再來!

翻箱掏出春鞋一對對,屋裡有三個女人,鞋子的數目爆棚,那自然的事。把內縫有暖毛的冬長靴抹淨待入箱,把稍為輕身的短靴急不及待穿上,不論四歲或四十歲,女人和鞋的淵源,在換季當兒一發不可收。

沙塵暴襲港,不可思議的真人真事。前晚敢死看了一齣地球病入膏肓的紀錄片,過去短短五十年,人類極速地取,原油礦物森林游魚食水,以為同時在給,究竟給了誰?資源在操控者股掌之間,佔地球人口的豆零兩成。影片從天空俯看五十個國家,一直由藍綠到灰黑,上帝的眼睛。其中一幕養牛集中營,幾千肥牛在平原上巨如足球場的圍欄內,一生,大貨車魚貫駛出駛入,把明明可以養活一個非洲國家的一等穀物,不斷餵飼肥牛,肥牛集中營一展千里,一條草也沒長。

我睡著的原因可能是春天的累,更可能是無眼睇。天譴是沒有的,我們是我們自己的殺手。

有好多可以做的,譬如不再吃肥牛,你不會因此而死,縱然你會質疑,那是遲早的事,末世又好生命定律又好,倒不如好好享受,當還可以的時候。

不如這樣想罷:你天天做牛做馬好辛苦,放工後要慰勞一下自己,可以回家。一個沐浴、一些音樂、一本好書,相信足能令你輕鬆。和家人同住的話,坐在一起吃一頓娘親做的簡單晚餐。你會不信,但這樣子,你已經在呵護著我們的最終父母 — 地球。

12 thoughts on “春天的累

  1. Yes!! I really hate the mobile phone, don’t want to be reachable anytime.
    However, I know a lot of my friends in HK play Facebook on the mobile phone…I guess they are too hungry for being ”like” ,to have their own profile and create the life they want at facebook (say something they never dare to say in the reality ,like how bad of their boss &companies, how suck/good of their daily life)
    如工廠一樣把舊舊類同的大紅椒啤出來,供應全歐洲–>Oh…no wonder the foods are cheaper this year….that’s not good for the ecosystem.

  2. 沙塵暴襲港指數300有人以為美股暴升真陰公。
    魚翅如過萬元手袋麼錢到底可否變成意義。
    昨天也忍不住買了二件白襯衣太舊的白讓我灰心

    1. 我昨天巢籠,找來十五年前的牛仔襯衫,好喎,不就和阿模特兒神上那件一鬼樣。下午悠悠見到說:我未見過你呢件衫喎。死未!我決定當老年舊衣如錢,收埋入箱,十年後到她們身上,還魂再為時裝。

      白色,我也想找。曾幾何時一味大白襯衣,全部是在嘉連威老道尋到的出口正貨,不知全去了那兒,似是移民前的留白,在故家。

  3. 無眼睇的何止是天氣?
    我看商業社會也是亂得一團糟,剛剛因為先洗未來錢而爆金融風暴;現在又推出手提電話即時付款的服務http://www.zong.com/zong/
    比信用卡更方便,比信用卡更容易不知道自己在買什麼。
    我想自己的設計可以撥亂反正,起碼令人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為什麼要買,而不是盲目消費。

    1. 看面書老友近照,一群朋友排排坐火車,一二三四五六七,人人手中一機通通在打,打甚麼,電話不再是電話,人不似人,大家並肩去… 我不想這樣說但的確在這樣想>>>死。

  4. 我在努力找平衡。未能吃素,但我盡量吃來自鄰近的、不用化學肥的肉和菜。
    肯亞入口的蜜糖豆之類,我從未買過。
    讀到別人吃甚麼甚麼飛機即日運到的魚生之類,我覺得罪過。

    我們住在瑞典其實已經很幸運,起碼選擇算多。人跟大自然接近,打從心地裡景仰它的奧妙。

    前陣見多位香港朋友你一句我一句反對魚翅,一個我早已taken for granted的態度怎麼現在鬧烘烘。追問之下原是來一套內地節目激出來的反應。我悲觀地想,這反魚翅潮未知能流行多久。

    1. 昨天才跟人說我早學會了不幫人教仔/女。大魚大肉的方式可以有好多種,我娘家逢過時過節也不是一長檯十幾味,然後又剩下大堆。中國人好像懷著根深柢固的餓,上一代自然因為捱過,我們這一代在道德和自由之間廝磨,下一代呢?

      那紀錄片還報導了西班牙的溫室集中營,如工廠一樣把舊舊類同的大紅椒啤出來,供應全歐洲。那我怎辦好?

      本市的確有農夫市場,鄰近種植的蔬果理應是最真最環保的作品,然而售價仍然比啤膠花出來的巨綠節瓜貴幾成。我在等那真正普及的一天,我知會好快,也興幸這裡是瑞典。

      1. 飲食文化全球化,很難回歸只吃薯仔的日子啦。同樣是溫室,西班牙的應該比瑞典的少用些熱能吧?早幾年有報導比較西班牙及瑞典的溫室蕃茄,結果前者連運輸計在內,其食物里數仍是較短。

        你看的紀錄片叫甚麼?我有Planeten的dvd,最記得那句global change is more than climate change.人類最大的挑戰是用了太多資源。我近年購物少了,除了因為窮,還真是因為某些價值觀變了。

    1. 雪糕周時是我家的藥,連咳的時候也照吃。
      好了便好,快出去郊外走走,噢沙塵暴喎不過,咁去得邊?

      1. 我也是﹐Audrey如果只是小小咳我也讓她吃雪糕/糖果/橙。我天不怕地不怕﹐只怕發燒。

        那沙塵暴已經散了﹐其實那天我並不覺得太差﹐起碼天氣不熱。你試過大熱天時在彌敦道﹐然後巴士經過噴出熱廢氣嗎﹐那才是人間煉獄呀。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