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中華街市總在左近


或許「人在異鄉」這個四個字太陳腔濫調,又或許是瑞典的中國人嫌天氣冷兼中國美食不濟而太少上街,於是我寧願選擇「物以罕為貴」來自我打完場。日常生活在我們的小社區,活動範圍離不開超市平價入貨、以及擺明與愛護地球作對的一天開兩回短程車接送小鬼上學放學,我是理所當然地安慰自己說:萬里迢迢移民到世界北尖,生存第一秘笈乃千祈要討好自己。

是神抑或耶和華抑或阿爺說的:愛人,如愛自己。道理延伸,我以為以禮微笑會把既親切又陌生的大中華鄉里冰山劈開。去年秋天從郊外小鎮搬回瑞典第二大城哥德堡,在超市的冰鮮雞櫃旁、在秋日早晨的小學門外,偶然物以罕為貴的發現有疑似中國人面相打扮者,我會抖擻精神嘗試把對方的眼神鎖著,當中未嘗沒有獵物的意味,可被獵者往往以不明理由將目光回轉於冰鮮雞上,如在告訴獵人:檢閱雞包上的鬼文過期日子,比和陌生人閣下以共通語言寒暄兩三句更有助移民生活健康。

愛是雙程的,阿婆說。單戀不划算,不符合經濟效益,而且天氣已夠寒冷,無需另加三分冷面人心來證實。為愛移居北之極之前,我們專程到中國旅行一趟,唯恐那天再重遇已是百年身,或萬年變臉。那一回從廣東經南京往昆明、大理,轉落重慶上了船遊長江三峽,終站抵上海,整個China 101課程不但讓瑞典人充分領教到中華文化傳統的別開生面、也令喝殖民地奶長大的我立意不帶走丁點華彩收藏移民行李箱底。

先是甲天下山水的桂林,看到七彩蝦條射燈投爆在圍欄內的鐘乳石周圍,我們只能對望無語。後來在昆明火車站買票的墟憾場面,我忽地中國魂上身,說這個逼爆遊戲跟瑞典的斯文取票排隊制是天堂與地獄之比,你不如在外面等,還是我來罷橫豎男女平等此地不適/識用。之後乘六小時巴士往大理古城,司機忽發奇想在前一個城站便收工,叫我們兩個人一半鬼下車,我到底年輕居然滴下天真淚,還怕給中國人丟臉才把事情向瑞典人胡亂說了過去,的確無知無聊。

後來,當然還有的後來,我們付了巨額九百元人民幣,趟在三峽遊船頭等船艙裡的碌架床在流汗,外面滔滔長江黃泥水如太多的人民時刻在你推我恐,老鼠和大夥兒分享著廚房的蕃茄蛋花湯,三等艙的地上永恆濕地。下午盛熱我們停在一處叫九江的城,或鎮,上了碼頭隨意在路旁的木亭點了一盒豆腐菜肉飯,吃的時候見一艘密罩茶色玻璃的巨輪轟轟,那幾千塊一張的真正豪華票我現在回想才後知後覺,錢當然能買到快樂,那兒叫中國。瑞典人寒底,於是那一個三十有六度的下午,發現本來只算微涼的空調又停了第七個回合,此時此地瑞典人已見識過大大小小中式街市實況,學懂了民主和舒適的單線逆駛道,於是維京精神披甲上陣,走去找船務經理以英語直擊空調大總掣,終於在旅程的最後一天成功令鍋爐變成人睡的地方。雖然我錯過了在場目擊的中維舌戰,但從事後走廊和蕃茄炒蛋飯桌上無遮無掩的目光和理所當然的大聲討論,我知道維京人贏了一場漂亮的外交戰爭。

人聲是大中華文化的其中一最強項,由九聲廣東話發揚的話,效果直擊街坊在街市內講是非;相對四聲普通話也未必保證能如歌如詠地抑揚頓挫,一切只視乎發聲的人身在何方。不下十次,無輪我身處斯德哥爾摩舊城、倫敦唐人街、哥本哈根碼頭、法蘭克福機場、布拉格查理斯橋、柏林圍牆下。。。總有一堆在左近,以熟悉的語言、更熟悉的高聲大調,人未入場聲先奪,勢要把北歐中歐洲人在公眾場所擅長的沉靜打個稀巴爛方心息。

大聲不單來自人,更可以其他姿勢以表億萬眾一心的真假大同,近年瑞典人以至歐洲人不能避開的聲浪如潮:北京四合院倒下的哭聲、上海仿古傢俱店的明碼實假聲、四川的天譴散豆腐花聲、廣東道的我自由你燦燦聲。。。何其的,虛火鼎盛。

前陣子出席小朋友的母語課家長會,連瑞典教育機關也煞有介事地以首次全城大會代替以往的地區小聚,就是迎接「中文你殺到黎」的一大開步。或許那位瑞典籍校長的夜課未做足,或許又是人在異鄉的陳腔濫調,在場的八位中文女老師,加上近百位華籍家長,於發問時間再次發揚大中華國粹,一下子便把明明一間課室點精成為黃大仙竹園街市。

12 thoughts on “大中華街市總在左近

  1. 嘻,我的背包旅程都是挺順利的,可能因為我在有需要時都懂惡起來,火車站被人打尖推撞,要扎實馬步外更要雙手撐起兩眼關七不讓別人通過 (九十年代很多火車站已設有粗粗的排隊鐵欄,但當然中國人的打尖精神是無法阻擋的),試過在湖南某城被一男人逆龍而上打我尖而被我罵退,拿著特區護照去剛獨立不久的東渧汶,明明說有三個月免簽證,卻在入境時因為我是”中國護照”的單身女子、身上才帶六百多美元而被拒入境,我理論不成忍無可忍大罵關員,一罵便讓我過關了,嘻嘻。個子小不等於好蝦嘛。

    不過奇怪的是,到德意志來後我的惡卻大大失色,言語不通真是差一皮。

    另,我在德意志碰到擬似中國人/香港人,視線碰上了便微微一笑 (對什麼人也是),要不我是不會特地去送上微笑什麼的 (我會覺得自己像傻子,只是說我,不是說你啦 ;P ),反而是 P,有時會失驚無神彈出一句︰你好﹗(普通話) (遇到日本遊客他有時會說 「干巴嗲﹗」)

  2. 我唔想中國殺到北國. 為何富強的都不是有良心的國家.
    在電視看過” undercover in Tibet”我哭了, 告訴熊我只想做地球人, 更不會想到西藏.
    那夜我夢見自己一家被片中那是人不是人監視著, 我好怕.
    因為太可怕, 連分享也沒力量.

    和熊在中國旅行時,我們背著廿十多公斤重背包搭小巴, 他們不顧切又推又撞, 我們排頭位等了五六輛車最後仍是要乘的士.

    在尼泊爾, 尼泊爾人問我從那裡來, 我說香港. 他們說就是中國啦,中國做了很多傷害人的事, 不道德的國家什麼什麼, 之後用眼歧視我, 尼人之間講了一些又笑住望著我. 我回旅店是哭了. 又不是我傷害人, 我只是地球人如你如他. 之後在途上, 陌生人問我會說是丹麥人.

    在尼泊爾印度領事館, 我持特區以為中印友好易辦事, 誰知, 他們不批我簽證. 我用了廿十日又打電話回香港印度領事館又出示BNO.又講道理又哭日日去煩領士. 印度領士每次都好惡, 最後他就批我簽證2個月, 我說三個月啦Pls….成功.

    我很想有無國界護照. 無國界就什麼護照也不用.

    1. Grace, 你是哪一年去印度的呢? 我聽說現在去印度的簽證比較麻煩的,而且三個月內不能出入云云,政策又經常改。 另外,近年很多名勝的入場費都變得奇高,再沒有以前平平背包的歌仔唱了。

      1. Michelle,
        我在05及06到過印度.
        前一次申請簽證在零八四月.
        應該是特區護照/ 發展中國家申請才有麻煩. 在尼泊爾印度領事館申請的歐洲人如熊和幾位日本人一次申請已批半年. 領事話因為國藉寫中國呀所以唔批. 我比另一護照他看, 英國藉. 他反問我何不用英國藉的那本.><

        在印度當地人比少少錢就可以參觀. 外國人就收多幾十倍. 我覺得係公平的, 我們收入多就多付一點呀. 其實就如歐洲, 物價也愈來愈貴.
        不過他們很奇怪, 一相機一收費, 兩部要收兩次錢.

  3. 你寫得好準確,中國人在異鄉不就是這樣?尤其是聽到大大聲的廣東話 / 普通話,尤覺尷尬。現在我說話都好像自然細聲一點。

  4. “司機忽發奇想在前一個城站便收工,叫我們兩個人一半鬼下車” 哈,我以為這樣的事情只有我遇上,我在中途一個不知叫什麼的鬼地方被叫下車。氣人的事情不知遇上多少,難得你還怕給中國人丟臉才把事情向瑞典人胡亂說了過...

  5. 我不會以獵人的眼光鎖別人的注意力,不過有人和我打招呼/微笑,那我當然會是取人不取冰鮮雞的。那是基本禮貌啦。

    平日在小村的路上,除了左鄰右里遇上會Hej hej之外,還有陌生的老人家,他/她們很多時都是帶著微微的微笑面對每一個刷身而過的人。於是我又點頭微笑囉。

    回港又要架起個金鋼罩,否則別人以為瑞典是個笑痴。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