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周一聚(26): 寫給自己的信


一天一天地推,好明顯是找不著頭緒與落筆的勇氣,像之前某一期兩周一聚寫笑話,我是把題目如枕頭的睡著而發不到好夢,卻原來,給自己寫信,比移民還艱難。

kempton 說現代人的話都滔滔往網上狂流,火羽道是土星撞處女座的火花,lomichee 奉勸自己身份轉換不是路,michelle 話路錯卻柳暗花明,Vince 比喻性格只能批發。這一伙七海英雄。

才說過對自己忠誠的必要,知道和明白是同行的嗎?一個人的目的和目的地可以重疊嗎?你到底如我般,總有心花放、心傷風之分裂時?

才說過十一月的天氣像齣賣座爛片,換張凳我批評人和事嘴裡含的豈只是沙,看不過眼還膽敢加嘴。一切是,我知,裡面的水在冷,便潑向無辜的人家。

無辜的人家還包括家人那才夠潑辣,從我嘴噴發的箭,有時冷得連雙手也寒,方芳心地善良會用小熱手熨我手,悠悠承襲了媽媽的雞人冷血,小手易涼、小口忽地發大炮把我的話退貨。

看我,連寫信給自己也要轉彎抹角,窩囊!或許真相是,我的未能當足一百份自己,好簡單因為自己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家。犧牲、平衡、人生路… 請問還有甚麼詞可形容?甚麼門可以開?

一直有一個習慣,旅途上把當地的明信片寄給自己,回家收到時或許已事過情遷,但自己的原子筆依舊忠確地記下一刻過客微伏心情、一景風動,事後自讀事前的餘韻,那絲絲微笑便是送給自己的最佳手信。

現在的明信片都寄給了家中的兩個小小我,是希望我偏愛打開信箱並接收一份實在的因子已遺傳下去。去年在古巴寄出的,在天空飛了三個月,年輕的哲古華拉黑白照抱著小小大眼兒子,兩堂粗眉一代革命;倫敦的一張經典雙層紅巴士,我小時那一輛十二號B,也無端渡了一個月才抵達不過斜對岸的瑞典,我早該把它投落那重如山的大紅紅郵筒,讓他們在時光隧道裡相依偎。

一個人的時候寫信給自己。
兩個人的時候寫信給對方,忘了自己。
一家人的時候寫信給小人兒,把自己畫在太陽和花花之間,沒空位留給說話。

* 一人一封寫給自己的信,在兩周一聚

6 thoughts on “兩周一聚(26): 寫給自己的信

  1. 「一個人的時候寫信給自己。
    兩個人的時候寫信給對方,忘了自己。
    一家人的時候寫信給小人兒,把自己畫在太陽和花花之間,沒空位留給說話。」

    有一個人變成一家人,就是人生的不同階段。我常積極建議友人結婚生子,人生只可活一次,要好好享受,不同階段的快樂和苦澀。

  2. 我叔婆,享年98,洗澡時去了。

    叔婆愛吃雞胸,老了咬不動,用嘴含著,她也說美味。

    我五腑六臟定有我媽那股氣,有時回頭望望。

    想起我叔婆,什麼都讚美,一團和氣的臉。

    愛你周游,天冷,抱抱。

    寫給自己的信,總要一生去完成,不急。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