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周一聚(24): 香港二十


不能不說是百感交集,我的土產我的根源總如殞石旁的天際,無窮的閃無底的洞,讓人目眩讓人深陷。而我的家香赤手將蟻小的港口籠罩一陣再一陣的虛薰。身在時心不在,地在而人不再。

一直都說是人令一處地方有所麗,我的名單老老實實,十個喜歡的都是人:

我爸我媽我的兄弟姊妹。

兄弟或許另姓,姊妹未必同性。

哥哥唱著要將憂鬱苦痛洗去,我續唱我要令我快樂,你也令你痴痴醉!不喜歡的人事情存在之原因,是為了令喜歡的東和西更精緻、更難得。借用李碧華金句:恨也需要動用感情,便是無謂跟自己過不去的大條道理。信我,討厭牆邊一條草便抬頭向天望,嫌南嫌北便向西走向東流。

我以前的同事以擁有成籮感情為口號,誇過了人生一大關之後,看怕沒有甚麼再不能喜歡的了。老人家身體亮紅燈,未曾講的說話忽然一瀉千里,也沒有空與光陰去不喜歡了。

我們嫌三嫌四、我們張三李四、我們唔三唔四。我們,才是自己的凶手。

至於香港的十個不喜歡,下次回去迫完銅鑼灣吃盡旺角之後,再讓我大大聲笑笑口告訴你罷。

* 共數香港二十,見兩周一聚

7 thoughts on “兩周一聚(24): 香港二十

  1. 噢!殞石旁的天際…….
    念中學時我們將之改成 once upon a 天際,跟原句一樣引人聯想,天馬行空…… 其實哥哥和譚校長,也是我愛香港的原因之一。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